您当前位置:首页 > 警钟长鸣 > 警钟长鸣

安徽一家六口铊中毒追踪:事发前夜厨房未关门

2014-12-23 22:58
      一家6口吃完早饭后,相继出现了腿疼、肚子疼等症状,随后开始掉头发。到几家医院看病,医生都查不出具体原因。后来到了北京一家医院就诊,查出竟然是铊中毒。目前,来自临泉县的张女士一家6口,正在北京一家医院接受治疗。由于已经花费了40多万元的治疗费用,这个清贫的家庭已经无力继续支付,相继停止治疗。让张女士纳闷的是,到底是谁狠心下毒,甚至连3岁的小孩都不放过?
 
  铊毒之袭
 
  一家六口浑身疼痛
 
  张女士是阜阳市临泉县关庙镇人,和老伴一起在家带外孙,其他亲人都外出打工。今年11月23日下午,张女士的侄子、侄女等7人从外地打工回来,来到张女士家聚餐。晚饭过后,侄子一家4口返家,剩下侄女和另一侄子3人留宿。
 
  11月24日,张女士起早做早饭,把头一晚吃剩下的菜热一热,让侄子侄女3人,以及自己、老伴和外孙食用。一开始,6人并无异样,但到了下午,几人相继感觉浑身疼痛。“一开始,我父母等人只是觉得四肢疼痛。后来,浑身都觉得不舒服。”张女士的女儿朱小燕告诉安徽商报记者,“再过没多久,他们的头发开始脱落,一抓,一大把头发就掉了下来。”
 
  多次检查才知中毒
 
  张女士一开始以为是吃坏了肚子,打电话给前一晚离开的侄子,得知侄子家4人没有出现问题。
 
  朱小燕告诉记者,6人发现情况不对后,立刻前往县医院、市医院就诊。做了多项检查,始终查不出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日子一天天过去,几人的病情愈加严重。随后,6人又找到了上海几家医院,也查不出什么结果。“后来,我父母他们到了北京解放军307医院。来到医院时,医生查看几人反应症状,怀疑他们是铊中毒。”朱小燕告诉记者,“家人被送到医院时,情况已经很严重了。我母亲是坐在轮椅上被推来的,父亲是被急救车送来的。”
 
  医院随即对6人的血液、尿液检查,发现6人的确是铊中毒。其中,张女士和老伴的情况最为严重,尤其是张女士,送检尿液中铊含量在13030.0ng/ml。在送检血液、尿液中,均未检测到其他毒物。
 
  铊毒之痛
 
  全家人住满两病房
 
  昨日,记者获悉,目前张女士等6人仍在北京市解放军307医院6楼中毒救治科。全家人分别住在两个病房,老伴和侄子、侄女的头发都已经掉光。3岁的小外孙头发虽未掉光,但轻轻一碰就会掉落。
 
  朱小燕告诉记者,她家家境贫寒,为了给家人治疗,已经花了不少钱。仅她父母的治疗费用,就花了40多万元。“我母亲做一次灌流就要花1万元。我父亲做血浆置换,也要花1万元。”朱小燕说,“为了治病,家里能卖的都卖了,也问其他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
 
  面对高额的治疗费用,张女士夫妇分别做了4次治疗后就停了下来,目前只靠输液等常规治疗手段维系。
 
  “除了费用高,我小外甥的病情现在也非常棘手。”朱小燕说,“大人可以用灌流、血浆置换等方式治疗,但我小外甥今年才3岁,上述方式都不适用。”据了解,该医院医生目前正在针对他的情况制定特殊的治疗方案。
 
  铊毒之谜
 
  中秋节前似曾中过毒
 
  “以前根本没听说过什么‘铊’,哪想到会是铊中毒?”朱小燕告诉安徽商报记者,“现在回想起来,今年中秋节前,就曾出现过类似的症状。”
 
  据朱小燕介绍,今年中秋节前,她的二姐、三姐带着几个孩子回父母家吃饭,饭后出现了不适。“当时4个孩子光顾着吃零食,没有吃饭,才躲过一劫。”朱小燕说,“但4个大人吃完饭都出现了浑身疼痛、掉头发的症状。”
 
  那次身体出现不适后,由于缺乏相关知识,以为是吃坏了肚子,没有引起重视。几个大人到乡镇医院进行了输液等简单治疗,过了20多天,情况慢慢好转,也就没有做进一步检查。
 
  事发前夜厨房未关门
 
  知道6人是铊中毒后,又一个疑问摆在了他们面前—到底是谁下的毒?事发后,张女士回忆,23日晚侄子一家人走的时候,由于天在下雨,所以她就没锁厨房的门。第二天6人吃完早饭后集体中毒,疑似当天夜里被人在饭菜里投毒。
 
  据朱小燕介绍,她父母平日里为人老实,在家里照顾小孩,也很少听说与人结仇。“回想一下,我父母唯一一次跟别人闹矛盾,是跟邻居因为宅基地的事情闹得不愉快。”朱小燕说,“我家人铊中毒,肯定是有人故意为之。但具体是谁,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我们也不好说。”
 
  昨日,记者还从临泉县关庙镇派出所获悉,张女士等人铊中毒后,立即向警方报案,目前当地派出所已经派两名民警到北京医院了解情况。该案件目前正在调查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