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警钟长鸣 > 警钟长鸣

司机与交警赌气辗死过路女叫嚣这才叫事故

2014-11-19 11:55
 
  广州日报讯 (记者王纳 通讯员王东兴)因不服保险公司和交警的处理决定,司机提出将车挪至路边停放后,突然加速倒车并轧死对方车主之妻。2013年8月发生的这起因两车擦碰而引发的命案备受社会关注。昨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肇事司机付文印进行一审宣判,其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付文印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共计94077元。宣判后,付文印表示与律师商议后再决定是否上诉。
 
  法院审理查明:2013年8月27日20时左右,被告人付文印驾驶的斯巴鲁越野车与被害人陈某冲驾驶的花冠小轿车在深圳市龙岗区横岗街道安兴路口发生擦碰。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及交警均认定付文印负交通事故全责。
 
  其间,付文印不服事故认定结果,情绪异常激动。他提出将车挪至路边停放,在驾车向前开行数米后,突然急速向后行驶,撞倒被害人陈某君及陈某冲,并撞向花冠小轿车。付文印下车后称“交通事故,报警”,过了2分钟后才将车从呼喊的陈某冲和被压在左后轮的陈某君身上移开,致后者当场死亡。
 
  经法医鉴定,陈某君符合被巨大钝性外力压迫于背部,造成胸廓骨折、塌陷,呼吸器官损伤,致呼吸运动障碍,急性呼吸系统功能衰竭死亡。被害人陈某冲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一审法院认为,付文印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对公诉机关指控付文印犯故意毁坏财物罪不予支持,依据为一个行为触犯了两个罪名,应择一重罪处罚。
 
  对于付文印提出其没有撞人的故意及其辩护人提出没有证据表明付文印主观上有杀人的故意,法院表示,付文印的供述与在案证据证明的事实不符;纵观本案的发生、发展过程,付文印虽然没有积极追求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但对死亡结果的发生持放任态度,属间接故意杀人。
 
  此外,关于辩护人提出被告人付文印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法院也未予采纳。一审法院认为,付文印的犯罪情节恶劣,后果严重,论罪应判处死刑,鉴于付文印系在情绪失控下间接故意杀人,与蓄意杀人的直接故意犯罪相比,主观恶性不是很深,人身危险性不是很大,可不必立即执行死刑,遂作出如上判决。
 
  事件回顾:
 
  撞人泄愤后称“这才是交通事故”
 
  据目击证人证言、音频证据等显示,付文印在撞人之前,由于不满别人的车撞了自己的车被认定为无责,曾说过“如果我撞了他算什么”,并在撞人之后,以冷漠的口吻说:“这才是交通事故!”
 
  该案发生后,曾一度引发社会关注,付文印因为一点小事不满,就故意撞死与其擦碰车辆车主的妻子触及到了社会道德的底线而引发人们的口诛笔伐。
 
  该案开庭时,付文印未明确表示认罪或不认罪,但他强调虽然事情是自己做的,人也确实因为自己死了,但他没有故意想杀死对方。
 
  付文印辩称,第一次擦碰事故发生后,为了不阻塞交通,他准备将斯巴鲁挪到路边,往前开了数米之后,猛然倒车撞到了与其擦碰的花冠轿车,听到有人拍车门才发现撞到了人,于是他下车赶紧叫人报警,自己也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并与其他人一起抬车救人。
 
  检察机关介绍,由于付文印拒不承认有故意撞人杀人动机,很难证明付文印是因为没有看到车后有人不小心撞到,还是因为明知车后有人故意撞到,检察机关为此专门联合公安等部门进行了“侦查实验”,即在案发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用同样车辆置于相同位置,模拟案发时的场景和过程,证实付文印通过车内及两侧后视镜能够清楚地看到车后有人以及行动轨迹,并非其辩称的看不到车后有人。
 
  之后,在法官、公诉人等的询问下,付文印承认,当时由于情绪激动,倒车行为是自己故意的,目的就是想撞花冠轿车,以此泄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