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警钟长鸣 > 警钟长鸣

村主任联手辅警暴打邻居 20厘米庄基地起争执

2014-07-18 19:06

      安康市汉滨区五里镇党家营村村主任党小虎和村民郑清举一家为建房、庄基引起纠纷,当地政府、派出所多次调解未果。2014年6月28日,双方发生械斗,多人流血负伤,场面混乱无法控制,后经汉滨区公安局防暴大队、治安大队和五里镇派出所出动多名干警才控制住场面,避免了事态的进一步升级恶化。随后,警方将多人带走,并对其中主要涉案的三人采取了治安拘留措施。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7月2日,网上一篇名为《村长党小虎殴打村民其姐夫汉滨(辅)警杨卫军叫嚣打死人有他扛着》的帖子热传网上,随后,安康吧一篇《郑平一家仗势欺人横行霸道,恶人告状,求公正,写事实》的帖子,与前一篇帖子针锋相对,党、郑两家在网上形成口水战,网友围观、抨击、质疑之声不断。
 
      邻里之间为20厘米庄基地发生争执原本是一件小事,但是双方互不相让,使矛盾不断升级,最终导致械斗事件发生,而党家营村村主任、汉滨区巡警大队警察的参与,使事态进一步扩大,结果两败俱伤。
 
      对于事情的前因后果,双方各执一词,孰是孰非难以界定。7月9日-11日,记者到安康市汉滨区五里镇、汉滨区公安局、党营村、安康市高新区国土局进行调查采访,终于揭开了事实真相。
 
      20厘米庄基引发血案
 
      7月10日清晨,淅淅沥沥的小雨不期而至,将远处的山峰、田地、房屋都笼罩在一片雾霭中,雨中的五里镇显得安祥静谧,但10天前发生在该镇党营村二组那场流血事件,仍然留在村民的记忆中。在一位村民的带领下,记者几经周折终于在安康通往恒口公路边的街道旁,郑家建筑房屋后院一排临建房中见到了汉滨区党家营村村民郑清举的二儿媳马小红、四儿媳吴昌楠、六儿媳李增爱。6月28日发生的械斗,仿佛是一场噩梦,家里的男人被打住院,除了84岁的郑清举夫妇,就剩下3个女人在家留守,没有男人在家,女人们失去了主心骨,对于当天发生的事情她们不愿提及。
 
      在记者的劝说下,二儿媳马小红告诉记者说,这个正在建筑的房屋,产权由弟兄6个共同拥有,房子是在自己家的老庄基上建的,与村主任党小虎家相邻,动工前,他们和党小虎家商量,党说要盖房两家一起动工,可他们房屋已经拆了,等不及了,就开始动工,党家提出让出20厘米庄基,他们不同意。从今年4月,他们和党家前后发生了4次争吵和打斗。
 
      “6月28日那天,党家一下来了20多人,手拿钢管、棍棒殴打我们家人,导致我家9人负伤,我四弟郑华、五弟郑东、六弟郑斌、伤势严重,现住在安康市人民医院。”为了证实郑家盖房没有越界,郑家的二儿媳马小红和四儿媳吴昌楠带记者到现场看了原始的墙界并拍下照片。
 
      随后,记者到安康市人民医院住院部见到了郑家的老四郑华、老五郑东、老六郑斌。其中,郑斌伤势最重,头顶前后两个伤疤伤口8-10厘米,缝了十几针。左胳膊缝了3针,胸口疼痛呕吐恶心不止,他回忆说,他头上的伤,第一下是村主任党小虎拿盖房用的一尺多长的钢管打的;第二个伤是汉滨区巡警大队警察杨卫军打的。郑斌被打倒后,又被拉到房子里遭众人殴打,被打得昏死过去。郑华左额被党小虎的父亲用斧头砍伤,鲜血直流,伤口缝了三针,现已结痂。郑东右侧第5前肋不全骨折,身体软组织多处负伤,呻吟不止。
 
      郑华气愤地说,“在我们家建房期间,村主任党小虎利用自己手中的职权,经常到我们工地骚扰阻止施工,我们不得不进行回击反抗。在党小虎带人殴打我和家人时,汉滨公安分局巡警大队民警杨卫军也参与其中,杨卫军身为党小虎的二姐夫,作为人民警察,本应依法处理纠纷,制止不法行为,令人难以想象的是,杨卫军明知他小舅子党小虎预谋在郑家施工时纠集社会人员暴力阻扰施工殴打他人时,不但不制止事态发展,反而出谋划策,并在现场叫嚣:‘朝死里打,打死了有我扛着’。严重损害了人民警察形象,社会影响恶劣。”
 
      两邻网上互相揭短大打“口水战”
 
      党家和郑家一墙之隔,在临街开了一个小卖部,记者采访时,家里只有党小虎的母亲江妇联(音)一人在家,64岁的江老太太年老耳背,她说不清当时的情况,只是告诉记者,党小虎被警察带走了,儿媳妇郭芳(音)被郑家人打伤,在安康骨科医院住院,家里就剩下她一个人。然后,她就让记者看他胳膊、手上和身上被打的疤痕。
 
      记者从党家出来,马上到安康骨科医院住院部寻找党小虎的妻子郭芳,试图寻求事实真相,但遗憾的是,医院护理人员查遍病房,也没有郭芳的入院信息,只能无功而返。
 
       在党小虎的家人网上发的帖子《郑平一家仗势欺人横行霸道,恶人告状,求公正,写事实》,记者看到另一种说法:“郑家找我谈时说是让我让出20厘米就好,在其家打地基时候先挖埋我家里的排污水沟,后砸倒我家院子厕所后墙,将房屋地基打好。在动工以前并未告知我们……当天我父亲就过去找郑家人要问个清楚但是其家态度强硬,死不承认,直接说没有侵占我家地界,而是在自家地界上施工盖房的,为此我家弟党小虎把我家‘土地使用证’复印了一份给郑家。想让其家正确对待事实。但是郑家不认,继续施工建房。随后高新区土管局派出执法人员到现场勘察测量土地,在证实了我家合法土地面积后,给郑家下达了《停工整顿通知书》,但是其仍然置之不理继续施工建房。在这样情况下,我们也只有自己去阻止郑家施工,希望事情得到公正的裁决。”
 
      “到了6月28日早,见郑家人要在侵占地界施工,我便与我姐、我母亲三人在被侵占地界要求工人不要把钢架搭在我们地界上来,郑家见我家阻拦施工,郑东(郑家老五)和几个非郑家成员扑过来就对我们三人拳脚相加。家人出来阻拦试图将我们拉回家中,不想郑平的儿子郑飞带领一帮人手持钢管手戴黑手套,冲上来就打,我年近70的父亲挡在前方被他们用钢管猛击头部,随后一帮人员联合郑家持长短钢管见人就砸,抓住我家人就往他们家场地里拉,后面有青壮人员手持钢管等候,我家人见此奋力反抗阻拦、并往家里逃跑。幸亏因工地施工架设复杂狭窄我们得以逃跑,却不想郑家人员砸开我家窗子试图冲进来把人拉出去,场面混乱紧张。对持中,警察到来……”
 
      网帖没有留下姓名,无法查证,但行文的口吻像是党小虎的二姐,其事实和观点与郑家所说大相径庭。党、郑两家在网上形成口水战,网友围观、抨击、质疑之声不断,使事件不断升级发酵。
 
      两干部为家事参与斗殴被拘留
 
      “五里镇党营村发生的治安案件,是由于郑家和党家的地界纠纷而起,6月28日接到110报警后,我们及时出警,并向安康市公安局汉滨公安分局领导汇报,事发当天汉滨公安分局防暴大队和治安大队出动了40多个警员,才控制住事态。”五里镇派出所朱教导员告诉记者,早在5月17日郑、党两家就为庄基发生争执,五里镇派出所和五里镇党委王书记等人亲自到现场进行调解,但因为涉及庄基边界的认定,就让当事人到安康市高新区国土局确定权属,并劝说双方通过正常途径解决问题,不能采取过激行为。
 
      事发后,汉滨区公安分局依法对党家营村村主任党小虎、原汉滨公安分局巡警大队辅警杨卫军、郑家大孙子郑飞采取治安拘留措施,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7月10日早晨,五里镇派出所办案民警到现场提取打人的钢管、钢筋、木棍等凶器。最后,朱教导员解释说,据警方调查了解,参与械斗的是两家的亲戚,没有网上说的黑恶势力。
 
      五里镇党家营村二组发生争执的地段,行政管辖为汉滨区五里镇,但是土地管理归属安康市高新区,这就为问题的处理带来了一定的难度。记者在五里镇采访时,五里镇万副镇长说,郑家和党家是邻居,这个事情的起因是郑家的旧房拆除后,要盖新房,但是在盖房过程中,党家认为郑家侵占了他们的庄基,郑家则认为自己在自家的老庄基上盖房,没有侵占党家的庄基,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之前已经发生了2次打架事件,五里镇党委王书记和派出所朱教导员为这个事情调解了4次,可双方都认为自己有理,不接受调解。第一次(6月9日)发生打斗,党小虎的妻子被打住院,6月28日,是第二次打架。
 
      万副镇长解释说,“党家营村的行政管理隶属我们五里镇,但是土地庄基的审批却属高新区,我们无法确认到底谁占了谁的庄基,也不是执法主体,只能做调解工作,希望双方相互体谅,尽量不要发生冲突,要保持安定和谐。”
 
      据记者调查获悉,党家营村村主任党小虎,今年35岁,2011年,当选党家营村村主任一职,任期一届,属非党员干部。对于村主任党小虎违法参与械斗,导致流血事件,万副镇长表示,公安机关对党小虎已经采取了治安拘留措施,等公安部门处理完结,五里镇纪委将此事上报汉滨区纪委,区纪委下发处理公函后,五里镇再对党小虎进行行政处理。7月2日网帖所反映参与打人的“汉滨公安局巡警大队警察杨卫军”,经记者调查,其真实身份为巡警大队辅警,今年38岁,原系汉滨区河西镇干部,2009年,合乡并镇时,他分流到汉滨公安局巡警大队任辅警,直到2014年6月28日。据汉滨公安分局政工督查室工作人员介绍,“由于汉滨区巡警大队辅警杨卫军帮助其岳父党志谦,为土地纠纷参与打架,”7月3日,汉滨区公安分局作出决定,根据杨卫军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法》,根据《安康市公安局队伍管理暂行办法》对杨卫军解聘退回原单位,并采取治安拘留处罚。
 
      给老丈人帮忙辅警遭解聘
 
      7月9日下午5点钟,记者采访完毕,从汉滨公安分局三楼坐电梯到一楼,无意中发现在电梯旁的一个办公室,门开着,一位年轻的工作人员,正仰面睡在沙发椅上,两只脚放在办公桌上,睡的十分香甜,姿势很不雅观,而坐在其对面的那位女同志熟视无睹,在低头看书。
 
      记者的拍照,惊醒这位酣睡者。经了解,他姓马,是汉滨公安分局的文职人员。对于他的行为,他自己解释说,因为中午没睡午觉,所以临时打个盹。但这个盹打了20多分钟,未免也太长了些。十几分钟后,后勤科的剌(音)科长闻讯赶来,他解释说马某是分配到汉滨公安局的义工,今年4月才到公安局上班,他表示对该同志进行批评教育,整顿科室工作作风。
 
      众所周知,公安机关是政府部门的窗口单位,担负着保一方平安的神圣职责,但汉滨公安分局工作人员却在上班时间睡觉,令人无法理喻。7月10日,记者将所掌握的情况向安康市汉滨公安分局纪检书记和安康市公安局政治部宣传科进行通报,他们均表示马上处理此事,但截至记者发稿,没有接到安康警方的只言片语,不知是工作繁忙无暇顾及,还是认为上班睡觉是小事一桩不值得一提?
 
      邻里相处以和为贵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邻居之间你来我往,亲如一家,互相尊敬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原本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当然了,邻居的关系就好比铁锅和锅铲,相处时间长了,也难免产生矛盾和摩擦,关键是怎么正确对待,怎么正确处理矛盾和纠纷。
 
      同样是墙界纠纷,清朝宰相张廷玉与一位姓叶的侍郎都是安徽桐城人。两家比邻而居,都要起房造屋,为争地皮,发生了争执。张老夫人便修书北京,要张宰相出面干预。没想到,这位宰相看罢来信,立即作诗劝导老夫人:“千里捎书只为墙,再让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张老夫人见书明理,立即主动把墙往后退了三尺。叶家见此情景,深感惭愧,也马上把墙让后三尺。这样,张叶两家的院墙之间,就形成了六尺宽的巷道,成了有名的“六尺巷”。
 
      反观郑、党两家的纠纷,说下大天来,也就是为了20厘米的庄基,如果双方能相互谅解,能忍让一下,何至于剑拔弩张,今天我打你,明天你打我,没完没了的闹?如今械斗的结果是,郑家弟兄三人负伤住院,难耐肌肤之痛,郑飞被关进看守所,而另一方当事人党家营村村主任党小虎和其姐夫原汉滨区巡警大队辅警杨卫军,也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真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这个教训值得人们吸取,邻居相处应该以和为贵切莫大打出手,否则,必然是两败俱伤,后悔不迭。
 
      郑、党两家庄基之争,并非一次。据党小虎的亲戚网上发帖称:6月9日早上,郑家施工要打柱子加高盖房,党家认为侵占了他们的地界,党小虎的妻子上前与其力争理论。郑平妻子、儿子、兄弟、侄子等人,强行将其拖至他家院子(因为门口及施工地点他们装有摄像头)在摄像头看不见的地方进行围殴,期间党小虎的母亲上前阻止被郑华几脚踹倒。郑家人对党的妻子拳脚相加,砖头棍棒都上。致其双臂皮血模糊,头部流血不止,事后他们又聚众到党家骂闹阻挡对受害人施救。
 
      6月9日发生的党家媳妇被打事件,仅仅过了19天后,就发生了6月28日的械斗事件。
 
      据党家人指认郑家在盖房前没有通知他们,但郑家人告诉记者,盖房动工之前,他们和四邻签订了庄界认定协议,并提交给安康市高新区规划局和土地局,但是党小虎事后称自己在协议上的签字无效,并非自己真实意思的表达。而郑家至今也拿不出文字性的东西证实协议的存在,在给高新区国土局的答复中他们解释为“口头协议”。这就使事情变的扑朔迷离,难以辨别。
 
      党家营村二组村民郑清举的家人认为,在家中原有的庄基之上盖房,又经过四邻协商,自己盖房是理所当然的事,在没有办理规划和土地审批的情况下动土开工。对此,安康高新区规划建设执法大队于7月2日,向安康市城乡建设规划局做出安高新执字(2014)12号《关于党家营村郑清举违法建设有关情况的报告》称“2014年5月19日,经查违法建设当事人郑清举,五里镇党家营村二组村民,5月中旬开始在党家营村二组新建砖混结构房屋,目前建设面积487.6平方米,该行为属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进行建设。调查清楚后,高新区执法人员立即对其建设行为进行了现场调查,了解到当事人未取得建设规划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动工建设,并立即制作了调查笔录及现场勘测图。于当日对其下达了《责令停止规划建设违法行为通知书》,并于6月11日至6月18日,先后下达了《行政处罚听证通告书》、《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被处罚人郑清举立即自行拆除违法建筑,但当事人拒不履行该决定,并继续进行施工。”
 
      另据了解,当事人郑清举与其邻居党家,为本次建房退让土地事宜谈判决裂,分别在6月9日和6月28日纠集人员发生斗殴事件,并有较严重的受伤情况,现五里镇派出所已羁押部分涉案人员,与此同时,网络上出现双方亲属各执一词。发帖相互攻击,并有不少网民跟帖顶帖,造成极为恶劣的舆论影响。
 
      随后,安康市高新区管委会向汉滨区人民政府发出《关于商请处理党家营村郑清举违法建设的函》: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68条之规定“城乡规划主管部门做出责令停止建设或者限期拆除的决定后,当事人不停止建设或者逾期不拆除的,建设工程所在地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责成有关部门采取查封施工现场、强行拆除等措施。”
 
      又依据安政发[2011]15号文件,党家营村系高新区规划托管村,高新区有该村的规划、建设管理权限,而该村的行政管理权属属于贵区五里镇,在执法过程中,难以形成有效合力。商请由安康市规划局牵头,汉滨区和高新区积极配合,制定下一步方案,采取有力措施,妥善处理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