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警钟长鸣 > 警钟长鸣

从袭击警察到刺杀医生——我们该反思什么?

2014-07-12 00:09

                                     

 2012年3月23日,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28岁的实习医生被一名17岁患者刺死,另有三位医生受伤。目前,此案正在审理之中,具体细节尚不清楚。对于这一震惊全国的血案至少有两个现象超出了常理:一是患者所袭击的对象不是给自己治病的大夫,而是素不相识的实习医生;二是如此残忍行径,不仅没有引发民众的义愤和声讨,而是“幸灾乐祸”成为了“主流”。据香港《华南早报》3月28日报道称:“有6000多名网民在腾讯网上对此事进行点评,其中有超过4000名网民点击了笑脸。”

    第一个超出常理,是患者不是对某个医生的怨恨和报复,而是将仇恨发泄到医院和医护工作人员身上。北京同仁医院去年9月,一名愤怒的癌症患者用刀袭击了医生而使其造成重伤,虽然都是患者刺杀医生,但后者所报复的对象是给自己治病的主治医生。

    近年来,有一种社会现象值得关注,即弱势者在遭遇不公正而给予回击(往往缺乏理性)的对象,已经逐渐由具体的某些人上升为某个部门或某个群体。比如几年前,北京一个年轻人在上海市因租用自行车与警察发生口角,在被带回派出所过程中认为受到不公正待遇,结果只身闯入了一个警察分局,用水果刀将6名素不相识的无辜警察刺死。

    从袭击警察到刺杀医生,死者与凶手之间既不相识,又从未有任何过节而为何要行凶呢?答案只有一个:凶手认为所有警察和医生都是一路货色,都是欺压或欺骗自己的坏人。假设很多人真的有了这种心态,则表明社会肌体出现了问题。如果不及时医治,发展下去就会发生很多人仇恨社会的现象。

    第二个超出常理是无辜的医生遭此厄运,竟然没有得到广泛的同情。就像前面说到的袭击警察事件类似(当年很多人同情凶手)。目前,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存在,特别是在大医院比较突出。患者与医生之间出现矛盾或纠纷在所难免,但无容置疑的是:患者在医生面前是弱者,是被动的。尽管医生的职业是高尚的,工作是辛苦的,但是一些医院的腐败和医生的无德也是存在的。医院为了自身利益而给患者多开药、开贵药;医生为了谋取私利而收受红包等这些已经是公开的、大行其道的事情了。甚至有的医院给医生规定必开的药品和下达开药的金额。这些都是与医院自身的职责和医生的职业道德极不相称的。

    在这里,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在几年前,一位家住外地的农民,到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眼科就诊,在花费了数百元诊疗费的同时,还给了医生近千元的“红包”。结果连回家的路费都不够了。当一位拉这位患者的出租车司机听到这一事情后,立即领着这位患者返回医院,让患者指认出这位医生后,司机毫不客气地将红包要回并返给这位农民。这件事在黑龙江交通广播电台播出后,在社会引起很大反响,据说收红包的医生给了处分。

    另外,医患的矛盾为何农民比较多呢?主要是农民本身收人普遍较低,加之医保还没有全部到位,自己承担的医疗费用较多。所以,对于到大医院的消费往往难以承受,如果认为自己遭遇不公正待遇时,常常会失去理智。

    对于发生于哈尔滨医大一院的血案,卫生部第一时间要求“严惩凶手”,然后是增加监控和保安力量。这种态度和措施不能说不对,但这只能算是“治标不治本”之策。解决医患矛盾,首先要解决医德问题。其次要加快推进医疗保险制度改革,让弱势群体尽早、尽快地实现医保全覆盖,三是加强基层医疗机构的建设。

    构建和谐社会要从一点一滴的事情抓起,不能再搞运动式的短期行为,更不能搞自欺欺人的形式主义。不然,小的矛盾可能酿成巨大的社会问题,最后就不好收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