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港爆炸敲警钟 反思中国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体系

2015-08-23 中国安全保卫网安全防范 正文
高胜科 蔡婷贻
 
  截至22日,天津港“8 12”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的后续处置仍在紧张进行。自8月19日起,救援部队联合指挥部救援人员进入核心区,对现场的集装箱、危险化学品进行标识、清理处置。
 
  对危化品的甄别与标识,旨在对危化品存放点位进行勘察和定性。但,这仅是事故现场勘察的第一步,也是最困难、最危险的阶段。在此之后,按工作程序,开展清运、洗消和转运等处置。
 
  之所以工作量大,主要因为事故的肇祸企业天津瑞海物流公司储存的危化品账本不清,既没有详细名目,也没有数量等清单。而且,因为事故的破坏性大,要精确鉴定危化品种类也变得十分困难。
 
  《财经》记者采访获悉,对危化品的甄别、标识与登记,是整个危化品管控链条中的首要一步。然而,在这次重大灾难中已暴露出,本应是日常管理的第一步,却要在事故发生后的善后处置程序中重新开始。
 
  尽管事故的官方调查报告出炉还须时日,但对国内危化品的安全管理体系的反思亦显必要。此刻,比对国际上的危化品管理体系,亦有借鉴意义。相较于国际上的欧美物流市场,中国出口危化品的物流公司在规模和总量上可谓庞大,数量约计超过3000家。但是,这些企业分散、集约化程度不高,直接考验着政府对于这种危险品如何有效监管。
 
  中国对危险化学品的安全管理,承担全面责任的是储存、经营、运输危化品单位的企业。
 
  从政府管理角度上,国务院颁布的《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已明确,安监、公安、质监、环保、交通运输、卫生、工商等部门对危化品实行分工不同的监管。
 
  不过,如果经营企业的注册地在港口,危化品的安全条件审查及论证由所在地的港口行政管理部门承担。天津市的港口行政管理部门即天津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其下设港口处,负责项目的相关行政审批审查等职能。
 
  然而,再清晰的管理规章,也可能沦为一纸空文。盘古智库学术委员刘科认为,中国危化品管理及与之配套的培训、督查、执行和惩罚系统,在实践中并未能被有效执行。
 
  现实的惨痛,在一些科研文献中已有论证。在2001年至2013年的12年间,中国危化品企业发生了459起较大以上事故,共造成2100人死亡,442人重伤,1711人轻伤,全国危化品企业事故处于频发状态。
 
  化工领域专家表示,在危化品事故中,经常会发现存在企业巡查自律与政府部门监管的双重缺失,而人为操作不当又极为常见。
 
  目前,最令人担忧的是各地对所在辖区内的危化品底本不清,源头登记的危化品种类及数量,与实际情况就有很大偏差。这些政府行政部门掌握的数据均由企业报送,缺少日常性的及时核查、修订。
 
  天津爆炸事故,也暴露出了中国危化品管理的源头不清问题。一方面是企业在事发当日储存的危化品数量、种类,企业自身也无法准确说清。另一方面,政府相关部门掌握的企业登记数据,与实际情况有较大出入。
 
  8月19日,直到爆炸后的第八天,天津市政府才首次明确现场危化品的总量,但依然没有详单。天津市副市长何树山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现场核心区危化品有7大类、40多个品种,约计2500吨。
 
  在一位环保部人士看来,化学品的重要管理应该在源头识别和防范,也就是风险防范,但中国现在还没有进入这个阶段。中国现在还处于从总量控制转为质量监督阶段,之后才是风险预防管理,和国外差距较大。
 
  以港口的危险货物管理为例。美国和加拿大的港口为独立于所在城市的行政机构,其享有港口内码头、土地、收费等自主权,但是牵涉到危险物质的管理则由美国运输部下设的管线和危险物质安全署来承担。这一机构为美国管理危险物质运输的最高部门,会对铁路、公路、港口等进行运输监管和例行检查,另外其设有技术和研究部门,研究监管和运输安全技术的改进。
 
  2008年2月,危险物质安全署专门增设了危险物质运送安全港口小组,由危险物质执法办公室主任直接管辖。
 
  港口小组成员来自全国区域办公室指定港口调查员和各区域办公室主任,他们需要熟悉自己負责港口码头的地形、确实完成危险物质运送平均重量的数据搜集、每条行线負责人的名字和联络方法,然后提交全国数据库。
 
  除了例行检查,依联邦危险物质运输管理法,当港口人员认为某个集装箱可能含有危险物质时,交通部也能指定官员要求在运输过程任何时点进行开箱。
 
  在一些欧洲和美国等发达国家,其风险评估可以细化到对于危化品的生产、储存和运输过程的定量评价。
 
  由此,一个重要问题被提出:在中国,如果都不清楚自己辖区内的化学品企业,如何开展事故预防和风险防范?
 
  中国对危化品企业实行“发证式”监管。许可证法定由安监部门核发,但是,如果有企业在港口区域内从事危险化学品仓储经营,其许可证发放机关就改成了港口行政管理机关。
 
  根据公开信息,此次天津爆炸肇祸企业天津瑞海物流公司的危化品容量,已属于重大危险源。危化品的重大危险源是指长期或临时生产、加工、使用或储存危化品,且危化品的数量等于或超过临界量的单元。
 
  这一类企业属于是中国安全生产监管的重心,也被国家作为预防重大事故的有效手段。
 
  然而,中国当下对重大危险源的监控执行程度还不够乐观。
 
  中国安全生产科学研究院高级工程师于洋曾对山东省某市59家危险化学品重大危险源企业进行了调研,发现在辨识、档案、安全监控、警示标志、管理内容等方面存在一些共性问题。
 
  比如,很多企业未能根据国家要求及时完善重大危险源监控系统,存在监测点不足、监测对象不全、重要监测参数未远传、监测数据存储时间不足等问题。
 
  于洋建议,应结合企业安全管理规程和国家管理规定进行分类汇总,对重大危险源进行动态管理,实现重大危险源管理和其他工作的有机结合。
 
  有化工专家表示,尽管天津事故的责任还需要国务院调查组的进一步调查,但至少这起事故已给中国的危化品管理敲响了警钟,必须在现实中,严格执行企业人员的安全培训与考核,提高危险化学品企业的安全管理水平。
 
    特别申明:本网部分资源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中国安全保卫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