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盘点专车软肋:处罚欠缺威慑力 索赔存风险

2015-07-12 中国安全保卫网安全防范 正文
      吐槽
 
      退费红包司机自己领
 
      软件定位错误多收费
 
      在天河路附近上班的谭先生告诉记者,前几天他打专车时,对方打来电话称在其它地方,随后双方同意取消订单。就在谭先生和朋友聊天约一分钟的时间里,他发现自己已经被收了15元车费,“我马上打他电话,他说稍后会加我微信退钱”。随后该司机确实发来了一对一的红包,而等到谭先生打开对话框时,发现红包已经被该司机自己领了。谭先生告知该司机没领到退款,对方却一直没有回音了。
 
      家住天河的许先生叫了一辆专车,从家里去广州南站,全程共计53元。次日,许先生从外地回到南站后,又用同样的软件叫了另一辆专车,从南站回家。到家后,车费却显示103元,“两次都没出现大塞车且都无额外加价”。随后,许先生在打车软件平台的评价一栏写下异议,次日,该平台回复承认是软件定位出了问题,并退回了许先生38元。
 
      担忧
 
      隐私难保护 容易惹麻烦
 
      家住番禺的白领陈小姐于前天傍晚叫了一辆专车,“司机来到后看我们人比较多,当时就显得很不耐烦”。上车后,司机仍唠唠叨叨,“早知道你们这么多人,我就不过来了”。司机甚至还说,“你以为你花钱打车就了不起啊”。陈小姐听后很生气,当即让司机把她拉回原来上车的地方。
 
      陈小姐表示,司机要是觉得人多,完全可以好声好气的商量,“但这样恶劣的态度就让人无法接受”。她认为,专车确实便捷,但打车平台方面同时应注重对司机素质的培养和把关。
 
      有与陈小姐类似经历的市民表示,因为司机掌握了自己的电话号码等相关个人信息,即便遭遇了态度恶劣的司机,也不敢轻易投诉,“万一遭到打击报复该怎么办?”
 
      处罚欠威力 培训如虚设
 
      除了准入制度,更多市民关心的是专车服务的处罚机制。市民何小姐告诉记者,司机被投诉后,最严重的后果就是被清理出平台,“很多司机都是兼职的,这样的处罚力度对他们缺乏威慑力”。何小姐表示,平台公司是否可以收取一定的保证金,通过扣罚保证金来规范司机的行为。
 
      对此,多位专车司机都表示,其实所谓处罚并没有多严重。尤其在目前没有补贴的情况下,专车公司只能扣除司机的奖励,“现在基本就是10单奖励100块,这100块有没有谁在乎啊!”
 
      专车司机的准入门槛也非常低,目前,注册经济型专车司机并不需要门槛,只需要在网上注册,然后观看使用打车软件的教程就可以开始上路。专车司机培训形同虚设。所谓的专车司机培训,实际多为培训如何使用专车软件载客,如何完成服务流程,以及如何收钱。对乘客安全、司机责任和义务、价值观和职业操守均无涉及。
 
      虽然有说法称其准入制度正在规范,但相比出租车公司的招聘制度,还是明显不足。
 
      的哥想要上岗,必须考取广州出租车资格证,获得该证的司机对广州道路已经比较熟悉,且已经获得相关的培训。据广交集团介绍,在新招的哥的手续中,必须包括身份证;驾驶证(两年驾龄);从业资格证;户口簿;流动人口婚育证明;LPG煤气上岗证;无犯罪证明;交通违章记录等。
 
      即使买保险 索赔仍然难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马锦林律师表示,打车软件出现的制度不完善,还体现在市民的安全问题上,“即使专车公司在为乘客和司机都购买了保险后,仍然有可能存在索赔风险。”
 
      据马锦林分析,现在的专车服务与普通打出租车所产生的法律关系完全不一样。普通打车在法律上只会产生运输服务关系,一旦出现纠纷就由出租车公司承担,简单明了。
 
      但是专车服务上,就有四方关系出现,司机、租赁公司、打车软件公司以及乘客。如果是租赁公司的车那产生的就是租赁关系,由乘客和租赁公司共同承担,但如果是私家车,这个关系就会变得复杂很多,难以清晰界定。
 
      在马锦林看来,他认为发生纠纷后应第一时间向打车软件公司索赔,但问题是应该如何索赔,“相信这些公司都已经制定了相关的法律协议,但乘客在纠纷产生前不会看到,依我的判断,这些协议都是倾向于打车软件公司利益的,所以最好能有第三方参与协议的制定,明确各方的权利和义务。”
 
      马锦林还特别提到,“所有的索赔都是建立在乘客是在汽车里发生纠纷的层面上,像之前的案例,如果女白领深夜被扔在马路边而导致发生意外的话,这些都将无法索赔。”
 
      动态
 
      网媒曝专车新规将出台
 
      昨日,各门户网站均挂出消息,称《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下称《办法》)即将公布,这也是业界等待已久的“专车新规”。国家将对各种专车平台的资质、服务器、支付协议等做出详细规定。
 
      《办法》将“专车”定义为网络预约出租汽车,并列入了出租汽车管理法规框架体系内。这使得提供“专车”的平台企业、车辆和驾驶员都需要申请准入许可。
 
      对于外资租车企业,除了申请准入许可外,还需要符合外商投资国际安全审查的有关规定。
 
     此外,在个人信息录入方面,《办法》要求任何业务相关的数据和信息必须在中国大陆境内存储、传输和管理,尤其不能跨境传输和使用,也不得违规采集、利用和泄露乘客个人敏感信息。
 
      ■表态
 
      广州交委:大力整治非法营运
 
      对于近期乘客投诉专车存在的服务问题,广州市交委表示,国家交通运输部已多次明确,各类“专车”软件公司应当遵循运输市场规则,禁止私家车接入平台参与经营。凡利用私家车等社会车辆从事“私租车”服务的,均涉嫌非法营运,市交通部门都会依法处罚。交通运输执法只区分合法营运与非法营运,对扰乱运输市场的非法营运,广州交通执法部门一贯保持高压的整治态势。
 
      此外,市交通部门鼓励合法的营运车辆接入打车软件,为市民提供更便捷、优质的出行服务。但无论何种约车方式,均应按照出租车的运营规范,维护乘客、司机等各方合法权益,不能改变或违反有关营运服务规定。
 
      ■建议
 
      将专车业务纳入政府监管
 
      对于专车服务问题,尤其是骚扰乘客等恶性事件,有交通专家提出三个建议:
 
      一是将专车公司纳入政府监管,尤其是专车的司机身份和车辆资料必须经过审核;
 
      二是由交通部门对专车司机进行更加严格的培训,甚至参考的哥培训模式,合格才能发证运营;
 
      三是在目前合法性模糊、专车司机培训缺失的情况下,还是应优先考虑搭乘合法的出租车,如搭乘专车则要注意保护人身安全,比如上车拍照留证据等措施。
 
    特别申明:本网部分资源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中国安全保卫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