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动物园巨贪”肖绍祥:礼盒堆成山惊着检察官

2015-01-10 中国安全保卫网安全防范 正文
       历任北京陶然亭公园园长、北京动物园副园长的肖绍祥,是园林业的老前辈,曾为扮靓北京而努力,也成了“小官大贪”的典型——礼盒堆成山,惊着检察官
 
  2014年12月19日,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对肖绍祥涉嫌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案予以宣判。法院认定肖绍祥犯贪污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决定对其数罪并罚,执行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肖绍祥,他曾是陶然亭公园和北京动物园的领导,是一名普通的公园管理者,但他却成为了一个千万级的巨贪人物。原来,他在担任园区领导期间利用手握的基建工程权进行贪污、受贿活动。
 
  该案案发后,负责调查的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的办案干警难忘这样一幕:案件侦查过程中,他们在肖绍祥的一处空房中发现了堆积成山的名烟、名酒和各种礼品,并且在屋内破纸箱里还发现了600余万元现金。
 
  署名举报被重视
 
  2011年12月26日,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反贪局接到了一封署名举报信。该信举报时任北京陶然亭公园园长的肖绍祥擅自将公园部分场地、设施对外出租,从中牟利……接到该举报线索后该院反贪局立即指定了承办人调查核实此信息。
 
  承办人对举报的内容展开调查,发现部分内容属实,但却达不到刑事立案标准。若肖绍祥真的是清白的,那举报人为什么要署名?其中必有原因。随即,承办人对被举报人的财产也进行了调查,如果其财产状况没有问题,那关于这封举报信的初查也就到此为止。没想到,在调查其财产状况时,一条线索引起了承办人的注意。
 
  承办人得知,肖绍祥的儿子前不久刚买了一套房子,认为该房可能与肖绍祥有关,便针对支付房款的账户进行了调查。调查中,承办人发现肖绍祥之子用来支付买房款的账户内有多笔大额现金存入,按常理,若在银行中有大笔金钱往来,直接转账或者汇款更为简便,没必要通过现金方式支取再存入。不用简便的方式却用繁琐的方法,难道想掩饰这些资金的来源?
 
  于是,承办人针对这些存款进行了详细的调查,最终在一笔近70万元的存款中发现了“蛛丝马迹”,追查后发现该账户中有14笔资金均是从“石峰经营部”的对公账户中划出来的,然后才存到了肖绍祥儿子的账户中。承办人分析认为“石峰经营部”的这个账户很可能存在问题,于是找到了开户人邱安平。
 
  邱安平在面对承办该案的检察官时承认“石峰经营部”是他注册成立,但他不知道在那家银行开户的情况,也不知道账内资金往来的事情。他说这个账户实际上由肖绍祥个人掌控。承办人经过详细的询问和调查取证后,认为这笔钱并不是“石峰经营部”向肖绍祥的行贿款。
 
  但这个账户有多笔资金进出,流水金额达4000多万元,定期存款1400万元。承办人认为这个账户背后一定隐藏着更大的秘密。
 
  2013年3月3日,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以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对肖绍祥立案侦查。
 
  空房藏钱600万
 
  侦查过程中,承办人又发现肖绍祥另有涉嫌贪污、受贿的犯罪事实,还搜集到了另一个重要线索:肖绍祥在北京市房山区有一所房子,里面可能有与案件相关的重要证据。该案反贪局干警在2013年6月来到该房进行搜查,结果出人意料。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两居室,窗户和卧室的门都紧关着,阳台和客厅堆放着一些杂物,看样子这里长期没人居住。当承办人推开一间卧室的门时,眼前的景象让承办人大吃一惊——房间里全是名烟、名酒以及山珍海味等礼品盒,这些礼品堆在一起接近一人高、像小山一样。
 
  承办人对这些礼品盒进行检查的时候,赫然发现堆放在最下面的几个盒子里居然全都塞满了成捆的现金。随后,承办人又在客厅、阳台等地方发现数个装有现金的袋子,承办人把所有现金汇总到一起清点,发现共有现金600万余元。除了现金,还有存单、存折以及股权证书等。
 
  承办人对肖绍祥进行讯问,他辩称这些现金是有人找自己帮着买房的钱,而当问及是帮谁买房时,肖绍祥又说那些现金都是自己的。当问到现金的来源时,肖绍祥先称说不清,后来又说是自己倒腾石头、钢材等生意挣的钱,当承办人问到是和谁进行的生意时,他又改口说是自己下班后开黑车挣来的。直到讯问即将结束,他又改口说这些钱是自己和一个朋友的,但具体里面有多少是自己的仍然不能说清。肖绍祥的辩解理由稍瞬即变,承办人决定展开进一步的侦查工作。争取通过证据还原肖绍祥的犯罪事实。
 
  虚开发票暗吞款
 
  2011年6月,陶然亭公园决定对休息游廊进行施工,工程预算造价45万元,与玉润装饰中心签订了工程施工合同,时任陶然亭公园园长的肖绍祥指示基建处在7月份预付工程款20余万元,8月底又付工程进度款15万元,玉润装饰中心也开具了两张金额为20余万元和15万元的发票。
 
  随着工程的进展,该休息游廊工程结算审核金额最终调整为70余万元。根据肖绍祥的意见,整个休息游廊工程共给玉润装饰中心68万,即还差30多万元工程尾款,加上此前另一项改造工程的尾款10余万元,陶然亭公园开具了一张40余万元的支票给了玉润装饰中心。按正常规则,玉润装饰中心也应该相应地出具一张40余万元的发票,但肖绍祥却要求对方按游廊工程的审核金额70余万元开具发票,又让公园财务开出了一张近30万元的支票交给自己,对于这笔款项的用途,肖绍祥没有说明。
 
  其实,最后一张近30万元的支票已被肖绍祥转入自己控制的“石峰经营部”的账户内据为己有。承办人在调取陶然亭公园凭证对账时发现,被肖绍祥据为己有的30万元的支票和结算工程尾款的40余万元恰恰是用玉润装饰中心最后给肖绍祥开具的70余万元的发票平账,所以肖绍祥的贪污行为没有被发现。
 
  工程牟利超千万
 
  2006年至2008年间,肖绍祥时任北京动物园副园长,主管基建工作。在此期间,动物园进行了六项招投标工程,肖绍祥抓住这些机会,以要求中标单位给动物园返还工程款的方式先后贪污1000多万元。
 
  按正常程序,动物园与中标公司签订施工合同后,根据合同约定,以预付款和进度款的方式将款项打给中标单位。待工程完成验收后,动物园会对相应工程的工程款进行审核,实行多退少补的政策。
 
  2006年至2008年,动物园有6个招投标项目,都经过正常招标程序但并未进行正常的施工和工程款结算。根据肖绍祥的安排,中标单位没有参与施工或没有参与全部工程施工,他安排中标单位以外的其他单位进行实际施工,中标单位将工程款的其中一部分返给动物园后,基建科工作人员按照肖绍祥的指示给实际施工的单位结算工程款。
 
  承办人发现2008年动物园兽舍改造项目的中标单位收到动物园工程款400余万元,并给动物园开具了相应数额的发票。但该中标单位并未参与施工,只收取了一定比例的管理费,在收到动物园工程款后返给动物园5笔工程款支票,数额为330万余元。肖绍祥收到这5笔钱后全部转到“石峰经营部”银行账户中。
 
  钱被转到别处但工程还是要继续,工程款也要支付。此时,动物园的自留资金被启用。按正常程序,工程款支付应首先使用上级单位的工程拨款,如果该拨款不足以支付工程款,则动用动物园自留资金。但这几项工程拨款已被肖绍祥截留,因此在肖绍祥的授意下余下的工程款便使用自留资金支付。
 
  “小钱”照样囊中收
 
  承办人在侦查过程中发现,一个拥有千万财富的人在发放职工奖金时将剩下的钱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2012年6月,肖绍祥以风筝节给职工发奖金为由,用虚假发票从陶然亭公园领取了近6万元的支票,而给职工发奖金时只用了不到5万元,剩下的1万多元则收入自己囊中。
 
  据该案承办人介绍,肖绍祥性格内向,在园林业资历甚高,精通业务,工作中一向说一不二,需要下属做事时,仅仅是直接授意下属怎么去做,从来不作任何解释,而下属也习惯了肖绍祥的行事风格,向来不多问。这也加大了办案难度,当承办人了解取证时,得到的信息极为零碎,表面上彼此之间的关联度不大。
 
  若将肖绍祥所有的犯罪行为比作一幅拼图,那每笔犯罪事实都是其中的一块,调查过程就是把这杂乱无章的拼图复原。
 
  这幅图一拼就是一个春夏秋冬的轮回。2014年12月19日,一审判决结果的宣布,是对不辞辛苦的一线侦查员们最大的褒奖。(文中除肖绍祥外均为化名)
 
    特别申明:本网部分资源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中国安全保卫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