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辈习惯靠左走

2014-08-31 中国安全保卫网安全防范 正文

      你知道,咱们现在的交通习惯,不管步行,还是开车,都得靠右。 
 
  往前追溯,民国时也靠右:国民政府制定的《国道交通规则》也要求行人和汽车靠右行驶,想超车,得从左方加速,简直跟今天一模一样。 
 
  再往前追溯,在清朝、明朝,近至隋唐两宋,远至秦汉魏晋甚至春秋战国,人们走路和行车是不是也靠右呢?不是,那时候 
 
  靠左走为了保护长辈 
 
  举个具体例子。南宋那个很有名的哲学家朱熹,出门走路,必定靠左。他的学生说:“老师,您走官道靠左,是怕跟人撞车,怎么走羊肠小道也靠左呢?这小路上又没马车,哪边好走就走哪边。”朱熹说:“君子为人处事,讲究不欺暗室,人前人后得一个样,有人管没人管得一个样,虽然这是小路,咱也得按照走大路的规矩走,这样才有助于修身。”然后朱熹又教导学生:“一个人要想做君子,对自己的要求得高一些,走路光靠左就行了吗?远远不够,你得走在长辈后面,以显示对人家的尊敬。如果长辈要求你跟他并排,你最好走在他的右边(凡侍长上出行,必居路之右),以便保护人家。” 
 
  看起来,朱熹走路就像守规矩的司机开车,不管有交警没交警,有探头没探头,都按照交通规则行驶,这是个好习惯,值得现在的司机和行人学习。他那个“走在长辈右边”的建议也很好,一群人并排靠左走,肯定是最右边那位容易被车撞,年轻人走右边,有利于保护长辈。 
 
  再举个例子。唐朝一位姓宋的进士从长安到成都去,走了几天路,想弄清还剩下多少里程,于是下马“左寻”,在路边找到一个“堠(hòu)子”。堠子就是古代官道旁竖的里程碑,有砖砌的,也有石头的,还有用土堆起来的。又分“单堠”和“双堠”,单堠每五里一座,双堠每十里一座。不管单堠、双堠,都是竖在官道的某一边,上面一般都刻着里程数(有的不刻,只封一土堆做标志)。这个姓宋的进士想看里程,下马向左找才找到里程碑,说明里程碑是在路的左边。里程碑之所以靠左,自然是因为人们走路习惯于靠左。当然,右边也有里程碑,不过那是给对面来的行人看的。其实于对面行人而言,他们要看的里程碑也是在左边。 
 
  清末开始走右边 
 
  有人说,现在中国人之所以靠右行驶,是从古代行军规则演变过来的,古代行军,右手拿兵器,如果靠左走,容易伤着自己人,所以行军都靠右。这个说法太想当然,明朝名将戚继光写《练兵实纪》和《纪效新书》,并不要求靠右行军,而是左军靠左,右军靠右,所谓“雁行于左右”。先秦军队出战,其战车倒是靠左行驶的,车上军官坐在左边,军官的卫士坐在右边。当时军中尚右,本来以右为尊,为什么让军官坐在左边呢?因为战车靠左行驶,右边比左边要危险。 
 
  春秋战国以降,历代或以右为尊,或以左为尊,但不管以哪个方向为尊,主人迎接客人时,都习惯在路的左边等待,史上称为“左迎”。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古人习惯靠左行驶,被迎接者沿着路的另一方向的左侧缓缓而来,双方相遇时,刚好分别站在路的两边,中间留出一块地方,既方便行礼,又不妨碍其他人通过。 
 
  那么咱们中国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靠右行驶的呢?清末。清朝末年,政府成立巡警部,用洋人做顾问,颁布的交通规章完全是欧洲式的,于是靠左行驶就变成了靠右行驶。晚清兰陵忧患生著有《京华百二竹枝词》,其中一首竹枝词专写新交规颁布后的北京交通:“靠右边行分两旁,章程订立本周详。马车自有通融法,飞走中间亦不妨。”说明有很多司机不遵守新交规。 
 
  前面说过,晚清以前咱们中国人一直是靠左行驶,早已经成了根深蒂固的习惯,这习惯可不是一下子就能变得过来的。变不过来,路上就乱,有的靠左,有的靠右,于是出现交通事故。晚清大报《新闻报》刊登过一则新闻:1908年3月17日,两个法国人驾驶汽车从上海去杭州观光,在杭州城外出了事儿:他们的汽车按照新交规靠右走,对面的人力车按照老习惯靠左走,砰的一声撞在了一起,人力车夫当场死亡。 
 
  社会学家老讲文化冲突,什么叫文化冲突?就是双方遵循的规则不一样,导致撞车。

 
 
    特别申明:本网部分资源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中国安全保卫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