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防电信诈骗

2014-06-29 中国安全保卫网安全防范 正文


    对于愈演愈烈的电信诈骗,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此问题。对于普通群众,我们还是更关心如何能加强防范。但无数次的宣传已经说明希望公民个人提高防骗能力收效甚微,所以我们是要反思有关部门与机构的特殊职能作用了。 

    不久前,深圳的张女士因为犯罪嫌疑人使用改号软件,误信了某银行的客服电话,被骗44万余元,由此将深圳移动公司告上法庭,其理由就是既然公司收取了来电显示费,就应负担提高准确号码信息的责任。此次成功的首次立案也为我们提供了防范电信诈骗的一个全新思路。使用改号软件在电信诈骗中目前所占比重还不大,但百分之百的电信诈骗百分之百地通过银行数个、或几十个、上百个账号间化整为零的提取现金,对此难道银行就没有责任吗?

    2000年4月1日,朱镕基总理签署国务院令,我国的个人存款账户开始实行实名制。其中第六、第七条明确规定公民个人在办理银行开户业务时有义务提供真实证件,对此银行有核准证件与人一致的义务。由此可见,如果实名制全面实现,电信诈骗犯罪分子在提供诈骗账户和使用转账的账户都应为侦破此类犯罪提供足够的线索。但遗憾的是,公安机关在侦破此类案件时,发现案犯用的所有账号都属于身份证件被盗用、或骗用后冒名开的户。由此可见,银行在核实客户资料开户时所谓的实名制形同虚设。对此银行系统肯定不同意,毕竟诈骗账户在开户总量中的比率实在太低,所以工作也确实可能疏忽。可是,中国人民银行在2008年四月还发了一个关于进一步落实开户实名制的文告。其中提到“按照《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对不实名开户的个人进行处罚,即“给予警告并处以1000元的罚款,构成犯罪的,移交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请问至今为止,银行系统共处罚了多少人?又移交司法机关多少人、多少账户资料?一边是至少是几十万的虚假账户,一边是几乎为零的处罚,那银行系统是如何落实国务院令的?如此工作疏漏,全国的被骗事主们不该讨说法吗?

    如果当下与企业谈社会责任肯定是奢望,银行、移动等企业只会根据成本收益指导自己的商业行为,所以只有经过大量是诉讼,使这些利益集团发现对电信诈骗受害人的赔偿已经超过其收益时,企业才会关注此社会问题。笔者曾经做过调研,由于冻结账户一次只能半年,而且还要到开户行本地,所以致使绝大多数曾经使用过的诈骗账户事后又在启用。简单说如果银行业配合公安机关只要把曾经由于诈骗的一二级账户全部永久冻结,也能增加犯罪分子相当的犯罪成本。但为什么如此举手之劳,就是何乐不为呢?简单,没人告,而且取证难。所以目前我国虽然没有集体诉讼制度,但个人诉讼的市场极为庞大,如果有律师所肯下大成本以实名制为突破口,成功为被害人追取到一点来自银行系统的补偿,那千万个被害人汇聚成的诉求压力,兴许能使银行系统权衡一下提留犯罪分子在跨省转账时的一点点赃款与巨额赔偿之间的成本与收益。




    特别申明:本网部分资源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中国安全保卫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