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陆消防员70年零殉职引发的反思

2015-08-30 中国安全保卫网海外舆情 正文
      近期,国内连续发生灭火救援中消防官兵伤亡事故,笔者在为战友悲痛惋惜的同时,不禁联想到挪威奥斯陆消防队70年没有一名消防员在救灾中殉职,反思国内消防同行在灭火救援过程中频频发生的安全问题,不仅是安全意识、战斗力等暴露出的表面问题,更折射出当前编制体制、人事管理、思想理念等方面存在的深层次问题。
 
      反思一:“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现役体制约束整体专业水平。消防是一门实践科学,人才的培养和成长需要一定的时间周期。尤其是一线灭火救援官兵,不仅需要良好的身体素质和专业技能,同时也需要在长期实践中涉猎多方面知识,积累实践经验。奥斯陆是典型的职业化消防队伍,人均年龄在24岁以上,正式工作前要通过体能、技能、理论、心理等9个方面测试和1年培训,以确保具备良好素质。由于福利待遇极为优厚,多数消防员愿意将其作为终身职业,工作年限最长达30至40年,在经验的积累和传承上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大多数发达国家均实行职业化消防体制,职业制消防员福利待遇优厚,拴心留人的氛围浓厚。以美国纽约市为例,1名入行5年的消防员,平均年薪9.9万美元以上 (相当于当地大学教授年薪的2倍)。出勤及加班还有额外补贴,其他福利还包括消防员本人及全家终身的医疗保险,每周3天工作4天休息,每年最少有4周带薪假期,工作年满20年,退休金百分百等,因此,绝大多数消防员选择将其作为终身职业,更有利于灭火救援作战经验的积累和传承。对比国内现役体制,在征召消防员方面,除了基本的体检以外,并不设其他门槛,往往需要花费大量时间从零开始培养,因此,队员素质参差不齐,往往在灭火救援中受伤受损的就是年纪轻、经验少、素质能力不过硬的这部分人员。由于现役体制约束,很多人没有成才便已离开部队,而留下的又要面对频繁的士官晋升考验,很多经验丰富、业务突出、身体素质处于巅峰状态的优秀士官不得不面临残酷的淘汰现实,专业的消防人才不能持续发展。近年来屡屡发生的消防员火场伤亡问题就充分暴露现役官兵勇敢有余、经验不足、专业水平不高的问题。
 
      反思二:编制受限,消防员数量不足制约战斗力提升。近年来,消防部队职能不断拓展,除传统的防火灭火职能外,《消防法》赋予了消防部队18项抢险救援职能,任务愈加繁重。然而,受现役编制限制,国内消防逐渐暴露出数量规模“偏小”的问题。一般而言,发达国家平均水平为每1万人口中有10名以上消防员,发展中国家则一般为3至5人。而目前中国整体消防员配比在每万人口中只有2名以下消防员。兵力严重不足直接导致官兵得不到轮休,长期处于执勤战备的超负荷工作状态,身心俱疲,极易产生懈怠、麻痹思想,造成安全事故频发。
 
      反思三:人才培养走“速成”路线,指挥员素质参差不齐。在国外,要成为一名合格的消防指挥员要经历重重培训选拔。英国专门设有消防学院,学院培训分为5个级别,从新入职的消防员到班长、地方最高消防长官都需到学院接受培训。日本建有56所消防学校,必须经过严格的职业教育训练,才能成为合格的消防指挥员。反观国内指挥员培养,走的则是“干部速成”路线,由一年兵、二年兵经考试直接提干或者从地方大学吸纳的“学生官”所占比例越来越高,仅用一两年就培养出一名指挥员,成本低、速度快。然而,“速成”的指挥员没有经过时间和实战的锤炼就挑起大梁,甚至独自指挥战斗,该撤离的时候撤离不及时,不该内攻的时候选择内攻,极有可能出现指挥失误,酿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反思四:“空有匹夫之勇”,灭火救援安全整体意识不强。当前,我国无论是“救人第一、科学施救”,还是其他的灭火救援指导思想、战斗原则,都不约而同忽视了消防官兵自身的安全。有不少灭火救援专家曾提出过火场“五不进”、“六不进”的说法,主张在火场无人员被困的情况下,杜绝“冒进”式的内攻。但是,在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和官兵自身安全同时受到威胁时,又该如何取舍?火场有人员被困,我们进还是不进?火场可能有人员被困,我们进还是不进?消防官兵在类似情况下英勇殉职的案例不胜枚举,全社会在给予广泛赞誉和惋惜的同时,站在官兵自身安全角度上沉痛反思的声音却少了些。再从消防员个体来看,由于是现役编制,大部分服役时间为2年,且平均年龄低于20岁,这个年龄段的消防官兵,“激进”意识更胜于自我保护意识,在面临重大危险的情况下,往往是满腔热血、一往无前,在自身安全防范方面考虑不足,很多官兵在火场中明明身体已达到极限,硬是要再撑一口气,致使悲剧发生。
 
      反思五:思路陈旧,战训理念严重滞后经济社会发展。国内现用的消防制度源于前苏联,各类战训的科目、操法、标准也大多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产物。随着社会经济不断发展,我们练习的挂钩梯、拉梯能否应对越来越高的建筑?我们最熟悉的无齿锯、扩张钳能否破拆越来厚的防盗门?我们的训练强度能否支撑消防员爬更高的楼、救更多的人?答案显而易见。美国、欧洲等发达国家非常注重“人装结合”训练,借助先进的个人装备,单兵作战能力极强。同时,通过科学实验测试,将脉搏跳动次数作为消防员能否继续承担灭火作战的体能极限,再依据这些科学指标制定体能训练计划。反观国内的战训工作,受陈旧战训理念束缚,铁军训练的口号仍然停留在“坚持1小时,前进100米”,内容也局限于一些老旧科目训练,训练改革治标不治本,基本还是在原地踏步,逐渐与现代灭火救援需求脱节,屡屡暴露出战斗力低、安全事故频发的弊端。
 
      反思六:“弦外之音过多”,灭火救援现场指挥混乱。灭火救援现场指挥混乱也是造成消防官兵殉职屡发、高发的原因。尤其是大火场,到场的各级领导多,在灭火救援时各类命令、指示过于繁多、杂乱,对现场指挥的干扰影响巨大。更重要的是,这些“大人物”的命令并不都是建立在专业角度上的科学判断,现场指挥员意志稍不坚定就可能会受到极大干扰,做出不明智决策。在国外,类似事件是不可想象的,干扰指挥决策的客观因素几乎为零。
 
      (消防周刊 高明 作者为山东省济南市消防支队支队长)
 
    特别申明:本网部分资源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中国安全保卫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