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加州“救火营”工人4成是囚犯:日薪2美元

2015-08-22 中国安全保卫网海外舆情 正文
      8月20日,美国犯罪报道类非营利性组织“马绍尔计划”在其网站上公布了一篇对曾经在救火营工作的囚犯的专访。
 
  加州有10000名消防员,而其中4000名是囚犯。
 
  美国犯罪报道类非营利性组织“马歇尔计划(The Marshall Project)”对曾经在救火营工作的囚犯进行了专访,试图了解这一特殊人群的生存状态。这篇访谈8月20日被发布在这家组织的官方网站上。
 
  这一切缘于本周的一场监狱骚乱。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当地警方称,一名参与学习加州野火消防工作的囚犯16日在监狱的一场骚乱中被狱警杀死。
 
  警方称,23岁的乔纳森·维拉德(Jonathan Velarde)参与了加州苏珊维尔感化中心(CCC-Susanville)一场45人的骚乱。他与其他犯人互捅,最终警方使用步枪射杀了他。
 
  加州连续四年遭遇史无前例的干旱,森林不断受到野火侵扰。2015年,至少有4382起野火造成117960英亩植被遭殃。这使得加州成千上万的居民生活陷入危险当中,而州长杰里·布朗(Jerry Brown)不得不下令减少加州居民用水。
 
  加州聘用了6000名职业消防员与野火抗争。但由于人手仍旧不足,州政府还安排了4000名囚犯在救火营内工作,帮忙清理并消灭50英尺高的大火。
 
  加州惩教局发言人比尔·塞萨(Bill Sessa)称,这些囚犯“不会在天上的直升机里”倾倒阻燃剂。但他们参与到了阻止火势蔓延的工作中,并保卫了大部分加州区域。这些犯人有的甚至还是青少年,他们每天只有2美元收入。为此政府每年节省了将近8000万美元的开支。他们的劳动力如此廉价,事实上,在最高法院要求加州降低监狱的拥挤程度时,州副总检察长甚至反对释放过多犯人——因为这样会“严重影响到救火营的运作,对于正遭遇野火和旱季的加州而言是非常危险的”。
 
  49岁的雅奎斯·德埃利亚(Jacques D’Elia)曾是门多西诺国家森林公园谷景保育营(Valley View Conservation Camp)的一名囚犯消防员。从2011年2月到2013年11月,他表示自己常被派去做非常危险的劳动。德埃利亚由于造假和贩售毒品而被判刑五年,他说其实参与救火营的工作“是一种荣耀和特权”,这些工作能让他清醒,并表现自己——这比起监狱要好得多。
 
  问:别的囚犯是怎么说救火营的?
 
  德埃利亚:救火营对犯人来说可是很吃香的——大家都想要表现好一些,然后就能参加救火。我也听人说当你在营内,你的家人探望你会变得方便,因为营内没有防护网,也没有水泥高墙。如果有车的话,你的家人可以直接开车来探望你。
 
  问:要成为计划内的一员,有什么样的要求呢?你们在生理上需要到什么水平,才能灭火?
 
  德埃利亚:首先你必须是一个安保等级低的犯人,如果你的等级高,你就必须劳动来降低自己的安保等级——不能打架,参加帮派之类的。对很多囚犯来说,他们要进到救火营里需要几年时间。
 
  随后他们会检查你的身体和心理健康程度,对我来说生理健康挺难的,因为那时我45岁。你必须证明你能在炎热状态下扛上100磅(约45公斤)重的装备。
 
  问:你到营里后,觉得跟监狱里有什么不一样呢?
 
  德埃利亚:有时我会忘记自己是个犯人。那些工作人员把你当人看,而不是一个数字编号。这里的防护更宽松——只有一个分离栅栏和警戒标记。门上也没有锁。他们做的,只是每两个小时全员进行“清点”。
 
  你就在美丽的树林里,和鹿、狼、山猫为伍。你能看到山谷的日出,从100英里外的内华达山脉,太阳升起——和监狱相比,这真的会改变你对未来的看法。
 
  问:在这里犯人会和在监狱里的表现一样吗?
 
  德埃利亚:我觉得这里要自由得多,监狱里可没有这种自由。在营里的人不会因为种族被划分。监狱里的内部势力和暴力行为,“适者生存”什么的规则,在这里都几乎不存在。
 
  在这里有许多厉害的家伙,我本以为这里也会有一样的规矩,但我发现,这里的人少,又有更多自由,使得这里比起过分拥挤的监狱来说要安全得多。
 
  你会数着自己能回家的日子;这里仍然不是你会想久居的地方。但救火,哥们,这比起呆在监狱里,可要安全多了。
 
  问:救火的步骤是怎么样的?
 
  德埃利亚:基地像是一个囚犯呆的帐篷,和消防员起居的帐篷是分开的。
 
  我们每天被要求吃5000卡路里的食物,因为我们需要面对非常大的体力消耗。
 
  然后他们会用直升机把你送到火情发生的地方,给你布置任务。
 
  有时花上一整天,你都在画火线,阻止火势蔓延。首先你用电锯,将树木和植被锯开大概8英尺的间距;然后你用斧子砍开树桩;之后用锄头锄;在火线尽头会有人用钢丝刷把所有可能着火的东西都移开。
 
  每天你要一次性努力工作18个小时,穿过数英里的树林,确保这条火线不会让火势渗透出去。
 
  问:救火——这种感觉是什么样的?
 
  德埃利亚:我跟你说吧,这是一种非常复杂的经历。你是一名犯人,你要听他们的指挥,同时很吓人,但不这样做你就要被送回监狱。所以他们会把你送去做最困难的工作。
 
  有时我离火势只有10英尺的距离,而火焰可能有40-50英尺高,残骸和树枝到处都是。你要背45磅(23公斤)的装备。有时我会被火包围,即便我穿着防火服,身体就像被榨干了一样流汗,我在一秒中就脱水了。
 
  我见过有人摔下山崖受重伤,有人被电锯割伤、烧伤或是中暑。
 
  这对身体的要求很高——但我必须说,这是一种荣誉,是一种特权,对我们来说做这件工作是一种奖励。每天我们都想证明自己甚至比专业的消防员做得更好。这也让我明白自己在结束后,会做多少有益的事情,会为自己感到骄傲。这在监狱绝对不可能发生。
 
  问:有人试过逃走吗?
 
  德埃利亚:当然有。有些人试过。他们跑进林子里。但接着救火营会封锁起来,然后教员们会把他们抓回来。
 
  问:你怀念这些过往吗?
 
  德埃利亚:我想说,我当然不会想以犯人的身份回去那里。
 
  但说实话,我相信救火营拯救了我的人生。我以前一直在毒品和酒精中挣扎,但去了营里我一直都很清醒,一方面是因为瘾君子互诫协会(AA)的帮助,同时也是因为我开始懂得珍惜(欣赏)自己,明白我应该是一个有追求的人。
 
    特别申明:本网部分资源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中国安全保卫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