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爆炸案发生后,美国政府是如何应对的?

2015-08-22 中国安全保卫网海外舆情 正文
      距离8月12日晚的天津爆炸已经过去了九天,社会上的声音也从一开始的祈福与哀悼而逐渐过渡到寻根究底的质疑。爆炸原因究竟为何?存放危险化学品的仓库选址为何与居品区离得如此之近?国内是否还有其他化工类企业是埋伏在居民区附近的“定时炸弹”?现存《港口法》和《危险化学品管理条例》是否在监管上有漏洞?笔者认为,这些质疑的声音象征着一个很好的趋势,因为在很多国家,一件重大的化工事故往往会暴露出现存制度的漏洞,而社会上质疑的声音也往往成为了推动立法和行政改革的契机。
 
  2013年4月17日,发生在美国德州的一起化肥厂爆炸,强度相当于7.5到10吨TNT,造成35人死亡,其中至少10人是前往应对火灾的消防员。此外,当地至少有超过200人受伤,化肥厂附近的一所高中和公寓楼均被摧毁,更有一百多栋民居受到严重破坏,总损失超过一亿美元。
 
 
  于爆炸事故中被摧毁的民房调查与拷问
 
  事故发生后的一个月之内,美国联邦政府和德州政府共同派出专业人员组成调查队,其人员规模和专业程度堪比911恐怖袭击时政府派出的调查队。这些人员工作了两万个小时,采访了400人,跟踪了200余条线索,并仔细勘探了在爆炸中受到波及的37个街区,寻找任何可能指向爆炸成因的线索。
 
  然而,对这起事故的调查远远不止于此。直到2015年的今天,即使事故的成因已有结论,联邦和州政府以及一些民间组织,仍然时刻检验拷问着美国的化学品管理制度。例如,一家旨在提高政府执政效率的民间组织(Center for Effective Government),在2015年4月发布了一起报告,直指现存管理制度的缺失。例如,目前并没有法律要求美国境内的化工企业向政府报告其硝酸铵的存储含量、方式等信息,也没有要求这些企业制定一套针对硝酸铵的危险防控机制。
 
  事实上,这家组织在天津爆炸后,还特地发了一篇新闻通稿提醒美国人说:不要以为发生在中国的化工爆炸离我们很远喔!还记得两年前的德州化肥厂爆炸吗!这样的爆炸随时可能发生喔因为我们的监管体制还很不完善呢!也是为了美国人民的生命安全操碎了心。
 
  事故原因及制度漏洞
 
  针对德州化肥厂爆炸事故的初步调查指向三个成因:事故现场一辆高尔夫球车的电池过热,化肥厂的电力系统故障,以及人为纵火。
 
  相比于事故直接成因,民众更关心的问题显然是追根究底,这起事故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政府相关部门监管不力是否是主要因素?如非加强监管,完善制度漏洞,类似的爆炸是否会再次发生,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德州化肥厂爆炸暴露出来的制度缺失,与本次天津爆炸后网络和媒体对于政府监管不力的质疑非常相似。换言,两次化工爆炸均非“天灾”而是“人祸”。
 
  关于德州和天津爆炸,媒体和网络上的质疑均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1.监管漏洞。
 
  对于德州爆炸,爆炸的直接诱因是硝酸铵,然而当时美国对硝酸铵的监管职责分散于联邦和州的各个行政机构之间,并且由于美国是联邦和州政府两套系统,不同政府之间沟通不畅,导致当地消防系统根本没有意识到辖区内可能储藏有如此危险的化学品。
 
  对于天津爆炸,为何天津环境保护监测站的环评报告指出该项目“不会对环境和周边人员产生显著影响”?瑞海公司是否具备足够的资质以取得当地安检部门的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根据《危险化学品管理条例》,港口内危险化学品的监管指责从当地安检部门转移到港口的行政管理部门,而后者是否具有足够的危险化学品管理经验?危险化学品的仓库为何离居民区如此之近?城市规划机构是否有失职?
 
  2.信息不透明。
 
  美国境内硝酸铵的储藏地点和方式属于政府不对外公开的信息。换言之,普通居民没有办法查询自己住所附近是否有危险化学品的仓库。
 
  同样,在天津爆炸中,政府对于危险化学品的存在并没有尽到告知义务。港口周围小区的业主在购房时对附近化工企业的存在并不知情。
 
  3.从业人员缺乏管理危险化学品的专业知识。
 
  德州爆炸后,美国媒体指出负责储藏或运输的化工企业并不知道如何才能安全地存放危险化学品,消防人员没有受到过应对化工爆炸的专业培训。存放硝酸铵的建筑是最易起火的木制建筑,而消防员在面对硝酸钠起火爆炸是也未能采用正确的应对策略——撤离火灾中心,在足够的距离外用大量降水进行灭火。
 
  同样,天津爆炸后,我们不禁要问:瑞海公司是否配备了健全的监控设施?消防人员是否采用了正确的应对策略?是否存在错误指挥无辜牺牲了一线消防员生命的情况?
 
  4.应急预案的缺失。
 
  德州爆炸发生之时,相关辖区的应急预案并没有提到危险化学品爆炸应如何应对,当地的消防部门也根本未曾就硝酸铵引起的火灾进行过消防演练,甚至缺乏应对化工爆炸的必要资源。
 
  而天津爆炸后,同样的质疑不绝于耳:天津政府到底有没有意识到在港区内存放有高危化学品?消防人员是否对化工火灾和爆炸进行过演练?相关职责部门有无考虑过如何防范和应对化工爆炸?
 
  德州爆炸发生的一年后,美国化学品管理委员会(the Chemical Safety Board)的主席对于这起事故的评价是:这是一起完全可以避免的灾难,其根本原因在于涉事企业未能采取必要的手段来预防火灾和爆炸,以及联邦和州政府未能意识到该化学品的危险性,也未能采取正确的手段来应对灾难。
 
  换句话说,企业的危险经营和政府的疏忽大意,这句评价送给此次的天津爆炸同样合适。
 
  立法及行政改革
 
  在社会和媒体的压力下,德州化肥厂爆炸引起了联邦政府的极度重视。奥巴马于2013年8月1日签署了第13650号行政令,要求各级联邦机构与州政府合作,致力于提高化学用品的监管,制定或更新相应的规章制度,从而系统提高整个行业的安全性。
 
  在行政令的要求下,相关责任机构成立了联合工作小组,并在2014年5月向总统出具了一份长达121页的报告,详细阐述了在过去一年里联邦政府为了提高化学行业的安全性而作出的种种改革。
 
  德州爆炸后,联邦和州政府就爆炸中暴露出来的种种监管和法律问题作出了有针对性的改革。
 
  针对监管职权的分散问题,德州议会举行了数起听证会,来讨论将本州针对硝酸铵的监管职权集中到同一机构的可能性。为了解决联邦和州政府两套班子沟通不畅的问题,奥巴马在2013年8月签署了一份行政令,要求对危险化学品有管辖权的一切联邦机构对州政府分享信息,并积极与州政府合作制定统一的规则。
 
  针对信息不透明,德州政府建立了一座电子数据库,通过输入邮政编码,任何人都可以查询到是否在该地区有五吨以上的硝酸铵集中储藏。
 
  针对从业人员缺乏专业技能的问题,联邦政府在2013年8月发布了一份关于硝酸铵的储藏与管理的指导意见,这份19页的文件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份政府发布的针对硝酸铵的书面文件。这份由专业人员起草的文件不仅指导相关企业如何安全存放硝酸铵,更指导了消防人员如何应对由硝酸铵爆炸而引起的大火。业内人士指出,这份指导文件如果早于事故发布,至少会拯救大部分在这场事故中牺牲的消防员的生命。
 
  针对应急预案缺失的问题,美国国土安全局(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和环境保护局(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加大了对地方政府以及消防机构的培训,旨在加强消防员和地方政府应对化学事故的能力。同时联邦应急管理局(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与各州的地方应急管理中心(Local Emergency Planning Committees)加强合作,帮助各州制定针对化工爆炸的应急预案。
 
  反思和拷问更重要
 
  鲁迅先生曾说过“凡中国有的,外国也有。外国人说中国多臭虫,但西洋也有臭虫。”危险化学品导致的火灾和爆炸,自然不是只有中国才有。然而在面对灾难时,比哀悼和祈福更重要的,是对灾难背后真正成因的反思与拷问。因为只有不断的质疑,才能推动政府去反思现行制度的缺陷,才能够推动相关安全标准和规则的出台,才会让相关政府机构不能、也不敢放松监管,而我们普通民众的生命与财产安全才能多一分保障。
 
    特别申明:本网部分资源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中国安全保卫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