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伯明翰市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的特殊教育体系及作用

2014-05-31 中国安全保卫网海外舆情 正文


[摘要] 英国伯明翰市的特殊教育的目的和功能,与我国的工读教育是基本相同的,旨在教育转化有不良行为和严重不良行为的青少年学生,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虽然伯明翰特殊教育的诞生只有20多年的历史,却已经形成了一个较为完善的体系,由“工读学校”和散布全市的九个“学生行为帮扶中心”一起构成了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的网络运作机制,起到了应有的积极作用。而我国的工读教育已经有50多年的历史,教育和挽救了数以万计的违法犯罪的青少年,但体系还不够完善,工读学校的运作遇到了重重困难。“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伯明翰的特殊教育对我国的工读教育有很大的借鉴意义。 
  [关键词] 英国;特殊教育;青少年犯罪;工读教育;国际交流 
   
  一、英国基础教育体系简介 
   
  英国的基础教育体系大概分为学前教育(Nursery,2岁半至3岁)、小学阶段(Primary,4岁至11岁)、中学阶段(Secondary,12岁至16岁)和16岁后教育(post,16岁以上)。在16岁后教育阶段,学生开始分流,学生根据自愿可选择职业技术教育类型的专科学校(College)、或上大学(University)、或就业(Doing job)。伯明翰市的特殊教育属于基础教育,是基础教育的一个组成部分。

 
  基础教育学校的教育模式,基本上采用基础文化课教学与劳动技能相结合的教育模式。基础文化课程有英语、数学、科学(物理、化学、生物综合课程)、历史、地理、体育、音乐、美术、戏剧、ICT、成长中课程(生理、心理、伦理、道德、社交、宗教等综合课程),文化课考核成绩分为A、B、C、D、E、F六个等级。劳动技能课程有餐饮、厨艺、木工、装潢设计、雕塑、刺绣、美容美发等,学校有专门的教学设施和专用设备,配备有专职的劳动技能培训技师。

 
  学校的教育管理,校长由政府部门委派,学校和校长的工作是由地方政府、社区代表、家长代表组成的专门机构进行监督,校长每年向该机构汇报一次工作,平时不需应付检查。学校的管理机构与中国大致相同,由校长、副校长(或校长助理)、中层干部组成。学校全年有寒、暑假等共计14周的假日。 
   
  二、伯明翰市的特殊教育机构及教育管理模式 
   
  伯明翰的特殊教育与中国的工读教育基本相同,都是针对行为不良学生进行教育和转化的特殊教育。为了便于理解,我在这里引用中国的“工读教育”和“工读学校”的概念。伯明翰的特殊教育体系由“工读学校”和“帮扶中心”组成,伯明翰的特殊教育学校就是林德沃夫学校(Lindsworth School),而“学生行为帮扶中心(Students Behaviour Support Centre)”共有九个。

 
  林德沃夫学校是一所由伯明翰市教育局直属的公办特殊教育学校,建校已有20多年的历史,分为南、北两个校区,在校男、女学生共计170多名。南校区原来是一所具有百年历史的医院,所以建筑布局是医院的格局。学校因势利导,将学校分为七个“家庭”(HOME),学生按照不同年龄,以家庭式单元进行管理,每个“家庭”都有固定的管理人员和食堂、宿舍、“静坐室”(QUITE ROOM)等设施设备。从家庭1(HOME 1)到家庭6(HOME 6)是对有轻微不良行为,或轻微违法行为的11岁至14岁的学生进行教育转化的场所。还有另外一个“家庭”是专门针对性格内向、胆怯等心理问题,存在交往障碍的学生进行专门心理辅导的场所,配备有心理老师、生活服务、学科教师以及相应的配套设施。北校区位于偏远的郊区,校园面积也较小,是专门接收和教育转化有严重不良行为的14到15岁的男、女学生的场所,在校学生30多名,教育设施设备与南校区相同。 


  林德沃夫学校的管理基本实施“管”“教”分离的教育模式。教师主要负责教学及课堂管理,专职管理员(保姆)主要负责住宿、课间和“静坐室”的管理。学生管理,采取住宿与走读相结合的管理办法,绝大部分学生每天回家,学校有十辆小巴士专门负责接送学生和教职工上下学。只有少数有严重不良行为或家里无人管、管不了或家长不管的学生才住宿。住校学生都是住单间,寝室带有卫生间、玩具柜等设备。当学生违反校纪屡教不改时,就会被带到“静坐室”进行45分钟的反思,由专职管理员进行训戒和心理辅导。作息时间:早8:45全体师生员工到校,每天首先召开10分钟左右的全体教职工会议,由校长助理讲评昨天的教学情况。然后召开全体师生员工会议,教师与管理员都和本班学生坐在一起,由校长助理和教务主任讲评学生前一天的行为表现。不点名地批评表现差的学生,而对表现好的学生却要大张旗鼓地表扬,并发给足球、玩具动物等奖品。

 
  林德沃夫学校教学,采用政府规定的与普通学校相同的教科书,此外开设劳动技能课程。基础文化课与劳动技能课的课时比例大约是1比1。班容量一般在7到13人,课堂教学采用“圆桌式”的教学方法,学生围坐在桌子周围,由两名教师同时上课,一名是教师,主要负责讲课,另一名是助教。助教的主要职责一是维持课堂秩序,因为他们的课堂秩序太乱,时而有学生发生斗嘴或顶撞教师,中途要多次停下来维持秩序。二是教学服务,比如,发放书本和教学用具、为学生削铅笔等。

 
  林德沃夫学校的教师队伍建设。学校的教师按师生比1比4配置。按照英国的法律规定,每所学校都必须接收一定比例的黑人教师和职工。该校现有教师的职业道德有高有低,绝大部分教师的素质是高的,是能够胜任“工读教育”的,而且对自己的岗位工作很认真,具有爱心和奉献精神。教师队伍大概有四部分组成,即教师、管理职员、劳动课技师、后勤服务人员,有的是身兼数职。他们各司其职,相互配合,共同完成学校的教育教学任务。林德沃夫学校的工作与中国工读学校一样,同样存在危险性,存在安全隐患,而且比中国的要大的多。

 
  林德沃夫学校学生的招收与出路。招生主要有三个渠道,一是由普通学校送来,不需要经过教育主管部门的审批;二是由“帮扶中心”把经过再三帮扶仍不能转变的学生送来;三是由家长或学校提出申请,把需要教育的学生送来进行短期(有半天、一天、一周,时间不等。)的帮扶教育。“工读学校”的学生只有极少数学生又回到原校,绝大部分是从“工读学校”直接毕业走上工作岗位或考入高等院校。“工读学校”的教育转化成功率也不是百分之百的。 
   
  三、伯明翰的“学生行为帮扶中心” 
   
  伯明翰的“学生行为帮扶中心”(Students Behaviour Support Centre )一共有九个,他们与林德沃夫学校一起构成了伯明翰市的问题学生的特殊教育体系。这九个“中心”,散布全市,其中有六个面向中学服务。这六个“中心”接收普通中学教不了、管不住、家长无能为力的学生到“中心”来接受最长不超过6周的帮扶教育(Support)。“中心”提供午餐,但不提供住宿,但是个别特殊的学生可以在“中心”住宿。教育内容有基础文化课、以生存为基础的劳动技能培训(Trade Based Training)。 “中心”的设施和设备与林德沃夫学校基本相同,只是规模较小,教职工人数也少。为中学提供服务的六个“中心”除了帮扶被送进来的学生以外,还担负着为普通学校上门服务的任务,对普通学校的“问题学生”进行帮扶教育,促使他们在原校转化。“中心”为普通学校的上门服务是有偿服务,根据对帮扶对象辅导的时间进行收费。这笔费用不需学生负担,而是由政府随教育经费划拨给普通中学。普通中学可以任意挑选某个“中心”,或“中心”里的任何老师对学生进行帮扶,所选的“中心”和人选都不是固定的。这就引入了竞争机制,促使各个“中心”要不断提高自己的帮扶教育效果,才会有“生意”上门,才能不断增加创收。所收费用归“中心”使用,主要用于补充“中心”经费不足和支付临时聘用人员的工资。另外三个“中心”是面向小学服务的,不接收小学生到“中心”来,只负责上门服务,但这种上门服务与对中学的服务不同,是不能收费的。

 
  伯明翰市的“学生行为帮扶中心”实际上是“问题学生”从普通学校到“工读学校”的一个缓冲带或中间环节,是为了避免普通学校动不动就把不应送“工读学校”的学生送到“工读学校”而引发家校之间的矛盾,也使问题学生在进入“工读学校”之前有一个较为宽松的悔改机会。业内人士也把这种“帮扶中心”称为“过度中心”。这种制度是我国目前尚未有的,我们觉得很值得借鉴。其次,“帮扶中心”对普通学校的上门服务,相当于目前我国工读学校的教育功能向普通学校的延伸。目前在我国虽然有些地方的工读学校建立了“工读预备生制度”,即在普通中学把难以管教的学生登记在册,由工读学校派人定期帮教,但是,还缺乏真正的实效性。由于观念和认识等原因,有些地方还只是普通学校或工读学校的一相情愿,没有真正建立双方自愿而有效的、长期的合作机制,并且常常因为工读学校经费不足和人员有限而有名无实。从这一点来看,伯明翰的做法,包括他们政府的政策也给我们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四、英国伯明翰市的特殊教育体系的运作及其对我们的启示 
   
  英国伯明翰市的特殊教育体系形成了当地预防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一个网络,对预防和减少未成年人违法犯罪起到了重要作用。他们的这个网络体系,始终体现了一个“预防为主”的指导思想。这个体系的运作可以用下图表示:

 
  普通学校预防 →学生行为帮扶中心预防 →“工读学校”预防 


  如果把这种特殊教育体系的运作过程比作“治病救人”,普通学校的预防,是对普通中小学出现的“有不良行为”的学生,由“帮扶中心”的专职教师上门服务,对其进行心理辅导、思想教育、法制教育等,使其在原校熟悉的环境和熟悉的同伴的条件下,在具有专业水平的帮扶教师的指导和跟进下,能够进行自我约束,改正自己的不良行为。而且使他们感觉到自己仍旧是集体中的一员,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对其造成太多的心理压力,既体现了特殊教育的以人为本的初衷,也能提高教育转化的质量。就好像医院对病人送医送药上门,使病人不出家门就能得到诊治,避免病人因去医院就诊而产生“病情严重”的心理压力,有利于病体的康复。

 
  学生帮扶中心的预防,则是对那些经过多次上门帮扶教育,但其不良行为在原校仍不见改变的学生进行短期隔离教育的一种方法。这些学生由原校送到“学生行为帮扶中心”进行为期六周以内的特殊教育,使他们脱离原来熟悉的环境和伙伴,给其心理和思想上施加一定的压力,让其认识到自己错误行为的严重性,从而促使其转变自己的不良行为。六周之后,学生再回到原来的学校。如果其不良行为又出现反复,则再次到“中心”来接受教育。这就如同病人到医院的门诊部接受诊治、打针、输液一样,治疗完就回家去。而且伯明翰的“学生行为帮扶中心”能接收学生的就有六个,遍布市区,使有不良行为的学生能够就近接受教育,免去了车马劳顿和交通的危险,也不需家长接送。

 
  “工读学校”的预防,就是这个特殊教育体系中的最后一道防线,是对那些经过上门服务、又经过“中心”多次帮扶教育仍不见成效的学生进行具有一定强制性的、与正常群体隔离开的教育形式。来到“工读学校”的学生,一般都不再回到原来的学校,他们在这里一直读到初中毕业。这就是“住院式”的治疗,病人要在医院一直呆到病情康复才能出院。如果“工读学校”教育失败,这些学生就会走上犯罪道路,最终就走向了监狱,就像病人进了太平房一样。

 
  英国伯明翰市的特殊教育体系的三个环节各显其能,环环紧扣,有机衔接,对“问题学生”的不良行为由轻到重、由浅入深,步步设防,对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起到了应有的作用。 


  相比之下,我国的工读教育诞生于1955年,至今已经有半个多世纪的历史,比伯明翰的特殊教育早了足足三十年。然而,曾经教育挽救了数以万计的有违法犯罪行为的青少年,为我国预防和减少青少年违法犯罪做出重要贡献的工读教育却日见出现滑坡的景象,全国工读学校的数量从“文革”后的150多所,减少到了现在的67所,而且还有继续减少的趋势。当前的现实情势是,一方面青少年违法犯罪率的居高不下,另一方面却是工读学校的急剧萎缩,二者形成强烈的剪刀差。究其原因,大致有三。一是工读教育的发展没有及时转型。我国的工读教育起初是以教育转化解除劳动教养后的、曾经有过违法犯罪行为的青少年和公安机关抓获的具有违法犯罪行为但不够判刑的青少年为主要对象,是在青少年违法犯罪途中进行“拦截”式的教育预防。虽然在教育挽救上述对象的工作中取得了显著成绩,但同时也使得实施工读教育的工读学校带上了明显的司法色彩。随着时代的发展,工读教育的对象已经发生了变化,过去那种“拦截”式的预防青少年犯罪已经是措不及防,而工读教育却未能及时转型以适应新的形势变化。现在的工读教育应该从根本上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应该防范于未然,即从在校的“问题学生”的不良行为入手,在他们尚未走上违法犯罪道路时就提前预防。然而,由于历史的原因,工读学校所带有的司法色彩,使人们一提到工读学校就与监狱、少管所、看守所联系在一起,使“问题学生”及其家长对工读学校望而却步,许多工读学校因生源不足而纷纷倒闭,或被地方政府撤销。二是工读教育的体系不健全。我国的“问题学生”是从普通学校直接到工读学校,缺乏像伯明翰的“学生行为帮扶中心”那样的中间性的过度环节,使“问题学生”直接就戴上了“违法犯罪”的帽子,这对于学生本人和家长都是难以接受的。三是地方政府不重视工读教育。党中央、国务院三令五申要办好工读学校,然而,因为工读教育的平均成本比普通学校高,经费投入大,而教育的成果却比普通教育滞后,这种出力不讨好又难显政绩的事情,难怪有人不重视。

 
  依我之见,办好工读教育并非难事,关键是一个认识问题。如果地方各级政府都能够把预防和减少青少年违法犯罪提高到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高度来认识,从我国青少年违法犯罪的严峻情势出发,充分发挥现有工读学校的作用,再借鉴伯明翰的特殊教育体系的运作模式来完善我国工读教育的体系,当然包括经费保障等在内,像办重点中学那样办好工读学校,那么,我国的工读教育就会发挥其真正的作用,对实现我国构建和谐社会的目标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特别申明:本网部分资源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中国安全保卫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