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从警用交通工具变迁看公安事业之发展

2014-05-26 中国安全保卫网海外舆情 正文

从警前,我根本没有见过汽车,记得第一次坐汽车,是在1950年。那时,临海县公安局还设在大田街城隍庙,而我在六区(台州地区前称)专署公安局临海城关分局工作。这年2月20日,大田发生“妇女暴动”案,分局奉命派警力前去支援,我才有机会坐上六分区(台州军分区前身)的军车到大田参与处置工作。
  1950年5月28日,县公安局随同县委、县政府机关进城,分局并入县局,随后购置了第一辆自行车,供刑侦用,民警下乡出差,上至局长,下至办事员,全凭两条腿,我有两次出差记忆尤深。1950年12月,全县举办反动党团特和敌伪军政警宪人员登记,各区登记分处领去的登记证,忘盖了公安局大印,秘书股长宦余桂叫我携带印章到各区加盖。第一站到杜桥区,出发那天候潮水,等到夜9时半从江下街码头下船到海门,在候船室待到天明,转乘小舢舨渡过椒江抵达前所步行到杜桥下,盖好印,又翻山越岭到达桐峙区公所驻地车口村,连夜盖印。第三天冒雨出发,穿密林、攀崇山,踏着泥泞的山间小道,饿了吃干粮,于下午到了涌泉区驻地涌泉街,由于管证同志不在,至翌日上午盖罢印,下午启程返城,从黾桥头渡过灵江,驱动两条腿回到局里,已夜8时许。辗转三个区,历时四天,行程150余公里。第五天还是出差。另一次是在1953年7月,全县旱情严重,多处闹“迎龙取水”,误传双港区发生反革命暴乱,夜9时紧急集合,在治安股长张生寿带领下,我同公安队(武警中队前身)和军分区部队,连夜急行军(当时无公路军车用不上而步行赶路),到白水洋街时,天还未亮,得知出事地点在黄坛山里,又马不停蹄地赶到黄坛乡驻地上宅村。原来是村民要乡长“拜龙王”,乡长不从,引起对抗。事毕,当天下午原路步行回临城,一天一夜往返行程100公里。
  1958年,三门撤县并入临海,民警75人,自行车6辆,10个人摊不到1辆,准确计算人均0.08辆。1959年,我调到花园区当特派员,至1963年,经局长同意,从没收的赃车中拣了1辆自行车,才算有了代步的交通工具。县局购置机动车,始于1965年,置两轮摩托车1辆,翌年又添置了1辆三轮摩托车,1971年,购上海牌吉普车1辆;1981年,又购置刑事勘察车1辆。是年统计,有小车2辆,三轮、两轮摩托车各2辆合计6辆。尽管如此,当时同志们出差,短途的,还是步行或骑自行车,长途的,则乘坐公共汽车。至1988年统计,有警用汽车7辆,摩托车39辆。1991年11月省公安厅、财政厅《关于公安派出所装备标准规定》下发后,车辆才逐年递增,派出所也有了小车,至1999年6月建局50周年时统计,全局拥有小汽车、勘察车、囚车、中巴车、面包车、客货两用车和摩托车等各式机动车201辆、公安艇2艘。同时组建了车队和修理班,制订管理制度,规范用车(艇)行为。又整整过了不平凡的十年,各式警用车辆经过不断更新、添置,至目前已达428辆。交通工具随着公安事业的发展而发展,适应动态社会管理需求,极大地推进着接警、出警、处警的快速反应,为及时打击犯罪,保国安民,构建和谐社会起到积极作用。
  追昔抚今盼明朝。60年来,我广大公安民警,出击战斗,巡逻守候,擒凶顽,惩腐恶,以及履行诸多公安行政管理,经步行——蹬自行车——驾摩托——乘汽车的不平凡历程,无不衬托着党的关怀,人民的抚育,推动着公安事业欣欣向荣的景象。它来之不易,还要发展,更要珍惜。
  无限风光在险峰,数风流人物看今朝,作为一名离休老公安,祝福公安事业的滚滚车轮,在党的十七大精神指引下,沿着科学发展观的思路,驶向新时代,夺取新胜利,向建国60周年献礼!也留作建局60周年纪念。

    特别申明:本网部分资源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中国安全保卫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