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著名博物馆屡屡被盗之痛——纸一般的安保系统

2015-09-20 中国安全保卫网海外舆情 正文

世界顶级博物馆都安装有高科技的安保系统,但仍然挡不住窃贼的脚步。是因为盗贼手段太高明,以至看上去如此强大的安保系统也挡不住贼王们偷窃的脚步吗?非也。细数近年来能够数上名目的名画失窃案件就可窥见端倪——

      安保为啥形同虚设

      2010年5月19日夜间至20日凌晨,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的5幅分别出自毕加索、马蒂斯、布拉克、莱热以及莫迪利亚尼之手的画作失窃,据消息称,这五幅名画总价值估计为1亿欧元(约合6亿1300万美元)。接下来仅仅三个月的时间,也就是8月21日那天,埃及首都开罗MahmoudKhalil博物馆发生名画失窃案——梵高估值达5500万美元(约3.7亿元人民币)的名画《罂粟花》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切割下来再度被盗。

      在这两起案件中,博物馆里安保系统的功能让我们瞠目结舌——在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的盗窃案件中,案发当时,这名大盗将这所博物馆的安保系统关闭,切断大门上的挂锁并破坏了一扇窗户后,头戴面具,只身潜入馆内,这一过程被监控摄影机拍下。但当夜的三名安保人员值班“什么也没看见”。在开罗MahmoudKhalil博物馆梵高名画被盗的案件中,据埃及警方在名画失窃后调查发现,MahmoudKhalil博物馆的安保措施极为薄弱,馆内安装的43个监控摄像头大多只是摆设,只有7个能正常工作,而警报系统则完全失灵。

      有些博物馆保安太简单

      与人们的习惯想法不同,国外许多博物馆的保安措施真的简单到可怕,多数的名画只上了火灾保险,而没上盗抢险。博物馆雇佣的保安属于低薪行业,职业热情和荣誉感都并不高。

      在很多窃案中,窃贼就在监控探头的注视中大摇大摆地走进展厅,而这时候监控室中的保安们却往往不知道什么原因,正在神游天外,根本没有关注监控屏幕。例如在加德纳博物馆失窃案中,窃贼扮成警察半夜敲门的时候,保安不仅违背了保安原则开了门,被捆起来后竟然安心睡了过去。只要不是世界知名的名作,对于名画的追查在警方也不会如凶案般引起足够的重视,专业水准、追查费用、管辖界线……让人头疼的问题太多。此外价值数百万元甚至更高的大师名作并不会占用太大的空间。走私夹带毒品会处处遭到盘查的可能,而一件艺术品却可以很方便地随身带着周游列国。通常来说,各国的海关对失窃艺术品的警惕度和甄别的专业程度,与他们花在毒品或者军火上的心思相去不啻万里。

      在荷兰,窃贼在21年之后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成为赃物的主人,在意大利,人们在公开拍卖会上拍得的艺术品可以名正言顺地将其据为己有。伦敦一般是销赃的必经之处,而日本是真正的“天堂”,因为在这里,任何失窃的艺术品只要经过两年就可以合法地进行买卖。

      标准安保应有五道防线

      红外空间报警系统、多源被动红外探测器、微波探测器、玻璃破碎探测器——或许我们曾以为这些只是电影中才会出现的高科技,在现实生活中,它们也早已被广泛使用开来。然而,在现实中似乎成为了摆设,面对盗贼的嚣张行径,它们集体失语了……这些被盗地方的安保漏洞也成为文物的被盗之殇。

      事实上,标准的博物馆安保应该有五道防线——

     第一道防线:周界告警系统。周界告警,顾名思义,就是在小偷接近博物馆,准备翻越围墙的时候,安保系统会发出报警,告诉值班人员有人在靠近博物馆,以引起相关人员的注意。

      第二道防线:入侵通道报警系统。入侵通道是指包括门、窗、走道、院落在内的防护区域,主要采用的产品有存在式探测器、幕帘式探测器、红外栅栏、门磁开关、振动探测器、室外探测器、玻璃破碎探测器等。

      第三道防线:视频监控系统。如果把无所不在的摄像头能真正用于博物馆安保,那么多光明正大的“入室行窃”就不会存在了。

      第四道防线:空间报警系统。目前应用于空间报警广泛使用的产品有多源被动红外探测器、双技术探测器、微波探测器、玻璃破碎探测器、视频报警诸如此类的产品等等。一旦有人进入防护区域,系统会自动发出报警,并与监控中心或是与警局相连。

      第五道防线:红外探测报警装置。这也是整个安保系统的最后一道防线,当盗贼进入防护区域时,报警装置便会发出警报声,并与监控中心和公安机关联网,从而引起相关人员的注意。

      防盗报警系统是博物馆安保的心脏,而视频监控与防盗报警联动,等于是为心脏注入了一股强心剂。在上述案件中,盗贼之所以如此猖狂,博物馆安保系统难逃其咎。试问,假设五道防线层层设防,窃贼能如此轻易得手吗?当此类案件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思。

      近年各国重大博物馆失窃案

      ●2010年1月

      法国马赛警方逮捕了坎蒂尼博物馆的一名守夜人,他涉嫌盗窃印象派画家埃德加·德加创作的一幅彩色粉笔画。

      ●2009年6月9日

      有毕加索签名的一本画册在位于巴黎3区的毕加索博物馆被盗。

      ●2008年2月10日

      3名蒙面持枪劫匪在瑞士苏黎世布尔勒收藏展览馆抢走了著名画家保罗·塞尚的《穿红背心的男孩》、埃德加·德加的《卢多维克·勒皮克和他的女儿》、梵·高的《正在开花的栗树枝》和克劳德·莫奈的《在维特尼的罂粟花田》4幅传世之作。

      ●2007年12月20日

      一伙窃贼闯入巴西圣保罗最大的艺术博物馆偷走了毕加索的《苏珊·布洛克肖像》和巴西著名画家坎迪多·波提纳里的《咖啡种植园工人》。

      ●2004年8月22日

      两名蒙面匪徒持枪闯入位于奥斯陆的爱德华·蒙克博物馆,在光天化日之下把该馆的两幅镇馆之宝——蒙克的《呐喊》与《圣母》劫走,总价值估计高达1.21亿美元……

 

    特别申明:本网部分资源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中国安全保卫网